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禁】最後的花 其之四

  好不容易從回憶擺脫,亮從心底感謝以往的嚴格訓練。   「龍也?」推了推身旁的龍也,卻毫無反應。   ……被回憶中的強烈思念的束縛住了嗎?   真糟糕啊……   「你真是會給我找麻煩。」忍不住推了下龍也翹翹的鼻尖。   於是又閉上了眼。   隱瞞被戳破的時候沒有想像中的令人慌張。   當光一生氣的抓著自己的手臂說著,你到底作了些什麼的時候,自己只是靜靜的回了個微笑。   詛咒已經生效了。   下一個會死的是我。   然後所有對堂本家的詛咒就會結束。   真是太好了。   聽到自己這麼說的光一,一向不哭的他,竟然流下眼淚。   「你太任性了!剛!你太任性了!」   「你一向知道我是這麼任性的了。」   被抱在光一的懷裡很幸福,於是開始不會害怕死亡。   即使是死了,我也要在光一身邊。   「二月不知道會不會開花。」剛這麼問著。   靠近光一房間的這個庭院只在秋天開花。   但是鎖在心臟上的詛咒,在二月就要生效。   想要在光一的懷裡,在充滿光一氣味的房間裡,看著花,安靜地死去。   「剛……」   「呐……光一……死了以後變成靈魂就又可以留在你身邊了,所以,不要那麼傷心啊。」   「你在胡說什麼啊!那是只有有所留念的人,才會徘徊在人世,我絕對不允許!」   他所深愛的人啊……   即使無法救你,也不希望你懷抱著遺憾。   「一定有什麼方法可以解除這個混帳詛咒!」   剛搖搖頭,「這是對方用生命換取的,根本就無法解除啊。光一擅長施咒,我擅長解咒,連我都沒辦法解開了,光一呢?」   「……沒辦法……」連剛都沒有辦法了……   「沒關係……反正我還是會留在光一身邊的。」剛掙開光一的懷抱,開始翻看著光一的雜誌,「雖然會有點寂寞和害怕……但是光一,我死的那天不要來見我……」   「啊……不用太擔心,翼那天會來的,我和他約好了。」轉過頭對著光一笑,然後又迅速的轉了回去。   你不來的話,我就會有所留念,化作靈體,停留在這世界上。   還是可以待在你的身邊。   好開心……好開心……   「你是什麼意思?!」生氣的語氣。   「光一應該知道的不是嗎?」   「我不允許!」   「我一個人去投胎會害怕嘛……我想要一直留在光一身邊。」有點悶悶的聲音,好像有些生氣。   我也是想了很久,思考了很久,才做下這個決定的。   雖然很痛苦啊……   可是為了你、為了你……   為了最喜歡的你……   「我不答應!」光一幾乎是用盡全身力量的將剛鎖在懷中,「這種殘忍的溫柔,我一點也不需要……」   「我寧願孤單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什麼啊……什麼啊……   光一一點也不能了解我的苦心……   光一……   「流有錦戶家的血的我……是看不見變成靈體的你的……剛,你知道嗎!」因為我喜歡你、喜歡你……   喜歡的無可自拔。   而你也喜歡我……   看不見你……無法觸碰你……   即使就在身邊,也無法接受。   這樣即便是待在同一個空間,也讓我痛苦不已。   光是想像,心……就好像被人捏緊了,要死去了。   你在我身邊,我卻感受不到,明明知道你就在身邊,卻無法看見。   那比你死了還要來的痛苦。   「哪一個人會希望自己喜歡的人死後還對這個世界有所依戀!」光一道。   「可是我沒辦法想像沒有光一的日子!」剛大聲的說著。   原本隱藏很好的情緒,在殼被打碎之後,溢了出來。   「光一看不見我無所謂,只要我能看見光一就夠了!只要能看見你、只要能看見你……我寧願這樣過……」   「光一還沒有自己的鬼啊……」因為自己不想要光一和別人訂下契約,所以,光一也就順著自己的意。   「所以……我死了以後,就當光一的鬼吧,訂下契約……」剛笑著,「雖然你看不見我……可是……一旦有了契約,我就可以和光一永遠在一起了。」   光一會很痛苦也沒有關係。   只能看著光一痛苦的自己也很痛苦,那也沒有關係。   只要能夠看著光一就夠了。   只要能夠陪在光一身邊就夠了。   因為他比光一喜歡他,還要來的更喜歡光一。   所以,他寧願這樣!   他其實很害怕很害怕……   也很不安很不安……   可是……   沒有辦法嘛……   已經沒有辦法了……   「我不需要!不需要!什麼契約、什麼鬼!我只要剛活著就好!」   只要你活著就好……   「我已經決定了……光一不會不答應吧?」一張哭泣的臉,光一老是對這樣的表情沒有辦法。   「那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光一垂著臉,抱著剛,兩個人一起跌坐在地。      龍也感到不對勁。   他好像和記憶中的剛同化了……   好痛……這次是確確實實的,自己的身體,在疼痛著……被什麼佔據著。   好痛苦、好傷心、好喜歡、好愛……     也好恨……   『好痛苦……』   『啊……』   光一的吻、光一的手都在他的身體上游移著。   還有另一個男人……   是誰?   『……好痛苦……』   叫我的名字……   你是誰……   叫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   『亮!』   「醒來了?真是的……只會找麻煩。竟然被回憶拖下去……」   亮嘆了口氣,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這房間的翼拍了拍亮的肩。   「亮那麼著急的來找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翼前輩對夢比較有辦法,就只好請你來幫我把這個笨蛋帶回來。」   翼皺眉,「龍也的反應的確很不尋常。」   這間房間原本是光一的房間,也是剛去世的房間,自從光一離開之後,就變成了亮的房間了,即使如此,怎麼過了那麼多年才發生掉進回憶裡的事情呢。   對象還是龍也。   一個既沒有靈力、也和錦戶家無關的靈魂。   明明亮住在這裡那麼久了,卻都一點事情也沒有啊。   「龍也得要搬到另一間房間。」翼轉過身對著亮,「至於你嘛……」   「我知道啦……不可以再去偷看那個回億,對不對?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啦。」亮抓抓頭,「我根本就看不到,要不是有龍也,我是根本看不到的。」   翼推推鼻上的眼鏡,黑色的鏡框下有著黑色的眼圈,「要是被剛哥哥知道,你一定會被揍的。」   「應該是會被詛咒吧……詛咒我掉進河裡。」   「那麼想要掉進河裡嗎?我可以幫你轉告給剛哥哥知道。」翼白了亮一眼,又看向龍也,「現在有覺得身體哪裡奇怪的嗎?」   龍也低著頭默不作聲。   「說話啊。」亮皺起眉。   「唔……」翼沉吟了一會兒,「看樣子是被影響了,這樣不行啊……如果又被拉回去就糟糕了。」   龍也捉著胸口,很緊很緊的力道,開口的時候,聲音是有點顫抖的,『啊……好恨……』   那麼愛你……卻得要離開你……   用這種悲傷的形式……      好不甘心……   『我好不甘心……』   翼突然想到了那天,剛躺在光一的房間,對著自己這麼說著。   我好不甘心……翼……   「你……並不是剛喔……龍也……」將冰涼的手貼在龍也的額際,「你是龍也……知道嗎?」   龍也點點頭,依舊看著地面,『雖然知道……卻因為剛先生的關係,而覺得好悲傷……』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亮站了起來,問:「要把他帶到哪個房間比較好?」   雖然口頭上說龍也不是他的鬼,但是亮做出來的事情,很有契約者的風範嘛。翼這麼想著,一面說,「暫時到我房間吧。」   亮想起龍也嫌自己身體重不喜歡自己走路,於是抱起了龍也的媒介娃娃,「讓你賺到了,我抱你哩。」   『那你就不要抱啊……』   龍也的聲音悶悶的。   情感的詛咒被解開了,果然就比較像個人了……說人也不對,該說……不這麼像娃娃了。   「少囉唆。」   展示了強勢的一面,「翼前輩睡哪裡?」   翼垂眉低低的笑,「西邊的房間。」   「走吧。」   「嗯,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