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最後的花 其之三

  那是不能讓別人發現的戀情。     光一走過一條又一條的長廊,紙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穿過一個又一個失去時序的庭院,他幾乎快要發狂了。   在最後一道門打開的時候,他笑了。   剛正坐在房間之內,翻探著雜誌。   「終於……找到你了。」光一坐到了剛的身邊。   剛開始只是用手背觸碰著剛的手,然後在感覺到門外毫無動靜之後,狠狠的將剛抱入懷中。   「我以為你不見了,在這裡幹嘛。」   「我正在找你有沒有對不起我,買一些色情雜誌。」剛放下了雜誌,露出了一臉很不了解的表情。   「結果呢?」   「更糟。」皺起眉,剛忍不住用鼻尖頂著光一的鼻子,撒嬌似的聲音,「車子雜誌更無聊……而且我根本搶不贏車子嘛!要是女人的話,我還是有勝算的。」   「什麼勝算?」   「我會先誘惑你……」   「然後呢?」被剛認真的表情逗笑了。   「還是誘惑你。」被光一的頭髮搔弄著,讓剛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只需要剛……」光一在剛的耳邊輕聲的說著。「我只愛你……只喜歡你……誰都不可以……」   剛被輕輕放到了地上,「如果門被打開了……」   「就會被舅舅家的人發現了……」光一撫著剛的唇,「不過大家都準備去參加一月一日的宴會呢……沒有人會來。」   被光一的吻搔弄著,身體發燙,剛卻仍推開的光一,問:   「堂本家的繼承者也要出席吧。」   「讓他們等一下就好了。」   「你很任性呢……呵呵……好癢……」   被抱著的時候,隨然覺得疼痛,卻又感到被光一的溫柔包覆著。   「啊……」低低的呻吟。   光一看著剛長長的黑眼睫在眼上烙下青影,於是忍不住親吻。   「我討厭今天聚會……因為明明是光一生日的日子啊……」忍不住抱怨著。父母仍在世時,今天都是光一和自己過的耶……   只屬於他和光一的日子。   現在卻被剝奪了。   所以他才生氣的跑到了光一的房間,口頭上說著是要找光一對不起的證據,其實只是覺得寂寞,生氣不想見到光一而已。   不要去嘛……   雖然說出口光一就會不去,卻還是無法作出這樣任性的舉動。   「我也討厭……」光一拉開了剛的衣服,略略遲疑,「只要剛說不要去……我就不要去……」   被光一的手撫摸著,好癢,剛忍不住皺起眉,「我說不出口……」   『光一少爺,要準備出發了。』屬於錦戶父親的鬼──三夜,正在門外叫喚著。   「來了。」光一摸搓著剛的髮梢,站起身,往外走去。   留下剛一人。   「還是不肯……做到最後嗎?」   肉體的接觸,往往到了最後就停下了。   光一一向是考慮很多的人,這讓剛確實有點氣惱,卻又無法說出口要光一真正的作到最後。   我只想要屬於光一啊……   不需要多想,只想要屬於光一。   因為喜歡、因為愛……所以只想要屬於你。   除了血親的緣之外,更有愛情的結,纏覆著,讓我們更為緊密。   「快要沒時間了……」   那個不明朗的詛咒已經開始,實體化了。   雖然光一還沒有發現,但是,剛自己能察覺到身體上的變化。好吧,在察覺詛咒方面,他的確是比光一厲害一點點。   光一身上的詛咒……如果能夠轉移過來就好了。      龍也覺得哪裡痛痛的,但那不是他的感覺,而是剛的。      好想離開……不想看下去了……   卻無法脫離這個回憶。   被親吻的時候,剛的確是被光一親吻著,而自己看見的卻是那個把他帶回來的那個男人。   很奇怪。   跟男人在一起久了,連身為靈魂的自己也會變的奇怪嗎?   討厭的電池男人,連你的靈力都會感染到我,真討厭。   但其實龍也也不是那麼清楚討厭的感覺。      場景轉換,光一帶著剛來到了過去曾經住過的家中。   那是剛主動提出的要求,雖然光一覺得奇怪,卻因為那是剛的要求而答應了。   「都沒有變啊……」光一感嘆著,一面將窗簾打開,灑進了陽光。   「在這個家,光一是哥哥……我是弟弟……」剛喃喃說著。   被提及了,就免不了尷尬。於是光一默不作聲。   「我……喜歡光一,即使有血緣關係,也還是喜歡……這輩子,不可能喜歡上別人了……」   如果要墮落的話……   就在我們的原點墮落吧……   就在這裡……   靈力最強的地方,我們的家。   剛主動親吻著光一。   光一不可能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我可是有很強烈的佔有慾喔……」光一這麼說著。   「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剛微微的笑,一面阻止光一準備將窗簾拉上的手,「不要拉上去……就讓陽光照著……」   因為不是壞事,所以,不需要黑暗來遮掩。   只要有你。   「剛……」   光一要進入的時候,剛笑著摸著光一的臉龐,好像要把什麼東西深深的記下。   「給我……」   剛的聲音帶著輕輕的喘息。   「我什麼都給你……」   進入了。   剛不自在的別過臉,有點疼痛的感覺。   「再說一次……光一,剛剛的話……啊……」   剛的指尖在光一的背後搔刮著一個圖騰。   光一並沒有發現,於是吻著剛,在他的耳邊說著:   「我什麼都給你……」   「我也什麼都給你……包括生命……光一……」   所以你的詛咒讓我來承受。   就在你剛剛說了那句話之後。   轉移完成了……   呐……對不起喔,光一。   什麼都不和你說。   「對不起……」小聲地。   「恩?說什麼?」光一疑惑的問。   「沒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