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最後的花 其之二

  龍也作了個夢,很清楚的夢,他化作夢裡的每個人,但是那每個人卻又都不是自己。   夢中的兩個人他都有熟悉的感覺。   剛……那是下午才認識的,很容易親近的人。   光一……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只是單純的覺得熟悉而已。      「你的眼淚很珍貴的,所以不要哭了。」   「光一哥哥……嗚……」   十七歲的光一穿著高中制服,蹲下身,安慰著十三歲的剛。   堂本光一和堂本剛是兄弟,為日本頂尖咒師之子。而這個場合是他們的父母的喪禮。   得罪了關東咒師,經過一場比拼之後,他的父母死於詛咒之下。   連帶光一和剛也被詛咒纏身,雖不至於致命,卻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詛咒而無法解除。   「爸爸……媽媽……死掉了……」   「沒關係……我會保護剛的……」   光一緊緊握著剛的手,那樣的溫度,讓剛忍不住也緊握著。   「剛只要需要我一個人就夠了,我也只需要剛就夠了。」   失去了父母,他們只能擁有彼此了。   母親的弟弟提出了要將他們帶回本家的意見,光一想這樣也好,於是搬進了錦戶家,住進了同一間房間。   原本只是單純的兄弟之情,卻變質了。   剛的依賴、剛的肢體觸碰,都讓光一開始感到害怕,害怕著某一種不該有的心情,正不停的擴大著。   「光一……」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剛已經不再喊著光一哥哥了,而是直接用著那黏黏的聲音喊著,光一。   只聽到這樣的呼喚,光一就覺得心跳不已。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於是光一主動提出了分房睡的要求。   「為什麼?我想要和光一一起睡啊,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的嗎?」   「因為你也大了,再這樣依賴我不好吧。」   剛有意無意的眼神,睡覺時的不經意觸碰。   都讓光一難以忍耐。   他喜歡剛,那個他唯一的弟弟……   當光一意識到這一點時,只覺得自己好可怕,竟然愛上自己的弟弟……這是怎樣的一個咒術。   不要看見就沒事了,光一這麼安慰著自己。   於是與剛玩著躲迷藏的遊戲長達一個月。   最後,在一個庭院裡,他看見剛正敦在地上看著花,然後,默默的哭泣著。   「為什麼哭?」   「因為光一不理我了……討厭我了嗎?覺得我很麻煩嗎?光一?」剛低著頭,沒有看他,「光一那個時候說你只需要我,而我也只需要你的時候……我好開心……」   「光一是我一個人的了……」   「但是現在……你這樣的疏遠我……」   光一其實很想要將剛摟在懷裡的,卻無法往前。   剛對自己依賴,剛只對自己抱有兄弟愛,光一這麼對自己說著。   而自己卻對剛抱持著超越以上的情感。   我給你的兄弟愛……好骯髒……   你是那麼乾淨的啊。   「為什麼不安慰我呢?」剛抬起頭,看著站在廊上的光一,「我……喜歡光一啊……」   「我也喜歡剛啊……」無法說出討厭的話,於是說出了自己真實的心情。   「我喜歡光一是超越光一對我的喜歡的……」剛又哭了,「很喜歡很喜歡……超越了兄弟之間……我知道光一也是……為什麼你不說呢……」   這下光一才知道。   那些有意無意的身體接觸,那些依賴……   那樣曖昧的情愫。   剛偶爾散發出來的性感。   那是故意的……   「剛……」   走下了庭院,還沒到剛的身邊,剛就已經投入了自己的懷抱之中。   眼淚從光一的胸口擴散,接著是傳來剛悶悶的聲音,「我比光一喜歡我,還要來的喜歡光一……」   如果愛可以清楚的顯現出份量,他的愛一定比光一還要來的大。   因為這樣,他才有勇氣先說出來。   「我愛你……光一……我愛你……」   光一的吻細碎而溫柔的灑落在剛的身體。   龍也倏地坐起,把準備幫他蓋上被子的亮給嚇了一跳。   「怎麼了?」   『作了夢,不想看了……所以就起來了。』   鬼會作夢?有點好奇了……   「什麼夢?」   『剛和光一的夢……過去的夢……』   吸收了自己太多靈力,所以有點被同化了嗎?看見過去發生的事情啊……   「再躺一下吧。」   『不要……如果又夢到的話……』   不想要做這樣的夢……   窺探別人過去的感覺很差……   而且原本不會感到痛的身體,不知道為什麼,在作夢的時候,鎖骨上的那顆痣,熱的發疼。   「夢到的話,我也會陪你一起的。」亮將龍也壓下,自己則是側在龍也的身邊閉上眼。   亮其實也好奇剛和光一的過去,很多事情他也只是聽一些人聊天時拼湊起來的。   他喜歡剛表哥,所以想要幫上忙,如果能夠知道他的過去的話,搞不好就能夠幫上忙了。   這邊的龍也倒是覺得男人真是過分強勢,明明鬼就不需要睡眠的啊……   但是男人壓在肩上的手又讓自己動彈不得。   那樣的溫暖……   溫暖……   龍也側過身與亮相對,緩緩的閉上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