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禁】5 最後的花 其之一

  『作惡夢了?』      醒來的時候看見了龍也的臉,原本只是想要小睡一下的,沒想到夢到這樣不愉快的事情。   那些放在心底深處決心不再觸碰的回憶。   「宴會要開始了嗎?」   『你在說什麼啊……你才睡沒有三十分鐘呢……宴會在晚上七點,現在才下午兩點而已。』   「……是這樣啊。」   剛剛的夢,讓他想到了剛……   那個即使是笑著的,你也會認為他在哭泣的靈魂。   對了,得要去告訴他有關於雨的事情才行。   『身體好重。』龍也抬抬手,這個身體使用的感覺和之前的完全不同。   「紙人和人偶的確不太一樣。」   『本來我可以穿牆的……現在不可以了……還得要用雙腳走路。』   「這樣不好嗎?就用新身體出去走走,適應一下吧。」   雖然不甘心讓田口幫忙,但是亮不得不說,這個新媒介的確是比紙人要好的多了。   黑色的頭髮也更適合龍也。   很好看。   『重的我不想動了。』   「你本來也不太愛動。」   『因為我習慣了。』   「出去走走吧。」      『不要。』雖然很想走走,但是這個新身體的重量真的是無法適應。   這不能怪他啊,在今天之前他一直都是輕飄飄的嘛。   「隨便你。」亮爬起身,整理整理的衣服和頭髮,有些壞心的說著:「我就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   龍也也不甘示弱,於是回了句,『隨便你。』   雖然是這樣說著,一雙眼睛卻直望著亮,像是要在他身後燒出兩個洞似的。   「剛哥,我進去囉。」   剛倚在窗口,回過頭看見亮的時候差點沒笑出來。亮臭著臉拉開紙門,手上抱著一尊很好看的娃娃。   「都把你抱過來了,自己走!」雖然用著的是不溫柔的語氣,放下手中娃娃的力道卻是輕柔的。   龍也跪坐在地上,看見剛的時候,忍不住用四肢爬向前,浴衣擺拉了開,露出了白白的腿脖子,『和我一樣。』   『是龍也對吧,翼剛剛來的時候和我說了。』剛露出了可愛的笑容。『亮從哪裡找來那麼可愛的男孩?』   可愛?他倒不覺得。   「在東京的街頭碰到了。」   『這樣啊……』   「翼前輩說,你病了。」   『翼也說,亮說一個鬼跟人生什麼病啊。』不是很介意的笑著說道,多半有糗亮的意味在。   有點發窘的低下頭,「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和自己一樣的同類、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在吸引著自己……龍也忍不住湊到了剛的身邊,然後環著剛的手臂,緊貼著剛。   抬起頭,龍也問,『死了以後還會生病嗎?』   「喂!」   剛阻止了亮,笑著回答,『我啊……生的病是在死前就有了,但也不太算是生病……只是某個不能痊癒的傷痕而已。』   在心裡、在四肢百骸之中流竄著。   叫做戀的傷痕。   「今年還是沒有回來嗎……表哥他……」   『他一定是想要等我到了輪迴道之上,才打算回來吧』剛垂著眸,微笑,『不能讓他得逞呢……我要等……等他回來……即使是死了,我也想要這樣看著他……陪著他……』   「但是他看不見你啊。」   太愛你……所以,便無法看見你。   可悲的……流著錦戶家的血的……命運。   『不被看見也無所謂,只要我能夠看的見他留在他身邊就夠了。』   『這樣……對方不是很可憐嗎。』   雖然不太懂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但是,這樣的情況下對方很可憐不是嗎,於是龍也出聲說著。   『……我知道喔。』剛撫著龍也的頭髮,『可是這是我喜歡他的方式啊……因為太喜歡、太愛了……所以即使是傷害了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樣啊。」   『嘛……不要說這個了。』   「今天晚上有宴會呢,剛前輩要出席嗎?代替表哥出席。」   『啊……我會啊,身為分家的堂本傳人之一,雖然變成了鬼,為了那個任性的哥哥,我還是會出現的。』忽然正色,剛對著亮,『你帶回來很不得了的靈體喔……全身被詛咒鎖了起來呢……』   詛咒,那是亮不太擅長的部分。   『死前肯定是受到了不小的痛苦吧……真是可憐的孩子啊……』皺皺眉,『這些是『換取咒』的一種。經由交換自身所有的東西,來換取自己想要的……連生命也都交換出去了啊……』   龍也聽不明白剛在講些什麼,他對這些已經沒有記憶了。   『情感被封印住了……所以沒有感覺,也沒有表情……可惜了一張好看的臉。』剛一面說著,一面撫著龍也的手,小小的筆劃了一個姿勢,『把有關情感方面的詛咒解開好了。』   解咒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雖然想要一次把這些東西解除掉,不過還是一個一個來好了,避免龍也身體無法負擔。   「帶龍也過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的……」亮認真的神情,讓剛忍不住端正的坐了起來。   於是,亮對剛說了有關於那個夢。   還有下雨的咒。   下雨的咒……是咒術頂尖的堂本家特有的一個咒語。   『……是光一的咒。』剛的聲音是開心的,『是光一啊……』   於是,低下頭,掉下了眼淚。   「終於有光一表哥的消息了……真是太好了對吧?」   『在東京啊……我……開心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靈體的眼淚是很珍貴的……』龍也想起了亮曾經說過的話,於是他這麼對剛說著。   剛想,   好像也有人曾經和他說過類似的話。   那個他一直在等的人。   那個對自己下了束縛咒,使自己無法離開這棟房子的那個人。   那個讓自己愛到,即使是死去,也想要化作靈跟在他身邊的那個人。   光一……   光一……   即使是在心裡唸著,也會發痛的名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