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契約之鬼

  這也是體貼龍也。錦戶家每個人都具有靈能力,那也就代表,每個人都看的見龍也,這肯定是會讓龍也感到不習慣的,再加上一個月的相處之下,亮也推敲的出龍也個性喜靜,這樣熱鬧的場面或許會讓他感到難受。   『電池先生,為什麼還不進去。』龍也面無表情的睜著大眼睛對亮說著。   收回前言,這個沒有什麼感情的傢伙,什麼是難受應該也不會知道的。   『你們很喜歡純日式建築喔。』龍也看著本家的木造的大門,『這裡比別館還要大。』   「這是古蹟了。」   『那又怎樣。』   「古蹟不能翻修。」   這是亮唯一能夠想到這棟房子之所以必須維持這樣的模樣的理由。   皺皺眉,他還真沒想過喜歡還是不喜歡,從好幾代以前就住著的房子,歷代當家從未有過翻修的念頭,就是種習慣了,跟隨著很多從小的教導,慢慢的變成了錦戶家特別的習慣。   『喔。』雖然不是很明白,龍也還是點了點頭。   木造的大門在談話之間咿呀的打了開來,從裡面走出的是身材修長,一身白的男子,大約二十多歲上下。   像貓咪般的眼睛瞇了起來,笑著說:   「小亮,回來了為什麼不快進來呢。」   亮有點驚訝,「翼前輩也來了嗎?」   翼點頭,「代替父親來拜年的,不知道為什麼那群大人們啊全都有計畫的一致缺席,這次全都是準繼承人們來喔。」   一月一日,是全日本靈能力家族們的聚會盛事,今年剛好在錦戶家舉辦。以往都是由當家出席盛宴,這次卻反常了……看來那些老頭子們都想要退位了啊。   「大家都還在等著呢。負責宴會的錦戶家,竟然沒有代表出席,於是我們就在這裡玩了一夜,等你回來呢。」   翼仔細端詳著站在亮身旁的龍也,露出了微笑,「龍也你好,我叫今井翼,叫我翼就行了。」   不解的歪著頭,龍也感到奇怪,『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因為我看的見啊,龍也的名字寫在這裡。」長長的指尖指著龍也的胸口,「上田龍也,是這個名字,我沒說錯吧。」   亮也懶的向龍也多作解釋,於是拉著龍也往裡走,一面說著:「反正他看的到就對了。」   「對了,怎麼不是剛哥來開門啊。」亮問著翼。   翼將大門關上後,嘆了口氣,「剛哥哥生病了啊……」   亮心理也知道是什麼原因,臉色一沉,卻仍是違心的說著調侃的話,「真是……都是鬼了還和人一樣生什麼病啊。」      「很令人擔心呢,對吧?亮。」像是看穿了亮的言不由衷,翼笑笑。   龍也正打算開口,卻被一陣風風火火的腳步聲打斷,來的是個英俊的青年,大概和翼差不多大,淺金色的髮,眼角下還有顆痣。   「亮,回來啦!」美青年看著翼,咧嘴打了招呼,「翼也在啊。」   「啊?嗯……對。」   注意到了翼的表情有些不自在,龍也直直的盯著翼,卻看翼小小的苦笑,說道:「瀧澤好像有什麼話要和你說呢,我先走了……吶,龍也,等一下見面再聊喔。」   『嗯。』龍也點頭,他喜歡翼身上那溫柔的氣,和亮完全截然不同的感覺。『電池先生,你真是冷的可以了。』   「在說什麼啊你。」亮無法理解的看著龍也。   「這就是亮的鬼嗎?」瀧澤對著亮說,「你的父親昨天說你要把屬於你的鬼帶回來,所以大家都在期待著呢。」   「你這小傢伙終於也到了擁有自己的鬼的年紀啦。」   『什麼鬼啊?』   「和你解釋你也不懂。」亮這麼對龍也說著,又對瀧澤道:「這傢伙不是我的鬼,是他叫我撿他回來的。」   瀧澤口中所說的鬼,也就是像是式神那般的存在,這是錦戶每任當家都必須有的夥伴。說是夥伴,不如說……管家般的存在來的妥當。   那是每一任當家都必須要擁有的,如此一來,才有資格成為真正的繼承者。   身為下一任的當家,亮自然也得要有個與自己結下契約的鬼。   看了看龍也。這麼不可靠的鬼,要是成為自己所擁有的……也只會扯後腿罷了。   「還沒訂下契約啊。功力還不到家啊……亮。」   「你就別取笑我了,前輩。」   瀧澤雖然態度一般,臉上依舊帶笑,龍也卻能感覺的出他想要離開的意思。   要追上誰質問些什麼。   龍也想,或許和翼有關。於是問了,『瀧澤先生和翼的感情不好嗎。』   亮想龍也用詞遣字老是那麼不經修飾嗎,搜尋記憶終將近一個月的對話,的確,他就是那種不經修飾的人,好吧,說好聽一點那叫做直率。   「不會不好喔。」多少有點的秘密被戳破的感覺,瀧澤扯著笑,「只是單方面的躲避而已。」   『啊……原來如此。』   還想要問些什麼,卻被亮給阻止了。「好了、好了,收起你的粗神經。」   「很敏銳啊……龍也。」   『啊……不……只是你的感情……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感受的到……』   「我想……應該是我單方面的被翼給討厭了吧。」瀧澤小聲的說著,有點失落,卻又快速的打起精神,「好了,我先離開了,亮,晚上的宴會再見了。」   「好。」點頭。   在瀧澤離開後,亮繼續帶著龍也前進著。   很長很長的長廊,無數的紙門,還有不同時序的庭院。   龍也只是看著亮,面無表情,卻睜著那漂亮的大眼睛,瞬一不瞬的盯著。   亮被看著有點不自在了,「想說什麼就說。」   『瀧澤先生和翼……』   「他們兩個的事情不是你能管的。」   於是龍也沉默,亮繼續帶著路。   龍也仍是看著亮。   「好了,別看了。」被著樣盯著實在是有罪惡感,「他們的事,我沒辦法管、你也是。懂嗎?」   打開最後一道門。   「父親大人,我回來了。」錦戶恭敬的請安。   龍也想,亮和他的父親長的實在是相像,像是被什麼模子傳承下來那樣。   錦戶的父親走了過來,埋怨的語氣,「這麼好看的一個孩子,你竟然用紙人來作實體媒介。」   「反正實體媒介這種東西能用就好了。」亮不在意的說著。   因為身為靈體有許多不便,所以亮就給了個紙人讓龍也可以觸碰到真實世界的事物。   「抱歉啊龍也,我家的兒子真是太冷淡的。沒有像樣的實體一定感到很困擾吧。」父親有些惋惜的說著,「不知道什麼媒介比較好呢。」   『媒介?』龍也不明白的看著亮。『我不覺得沒有實體很困擾啊。』   『我倒覺得突然被那麼多人看著,反而是個困擾。』小聲地像是在抱怨似的。      那是理所當然的,在那之前,唯一可以看的見自己的,祇有把自己帶回來的男人而已啊。   「很困擾喔。」不知道從來哪裡走出來的笑著的男人,走到了龍也的身邊,「你沒有實體的話,錦戶一家都會很困擾喔。因為你是他的鬼啊。」   「田口,我說過,不要這樣無聲無息的出現。還有,他不是我的鬼!」   比起龍也,他倒覺得自己的表哥田口淳之介還更像個靈體,神出鬼沒的……   「不要在心理說我的壞話啊,亮。」田口仍是笑著,好像沒有第二種表情似的,只是這次的笑容有點邪惡的意味在。   「你也不要隨便偷聽別人內心在說什麼!」這種討人厭的壞習慣什麼時候才會改掉啊。      「亮,不可以這樣和淳之介說話,他可是特地幫我們找了媒介來。」   「嘛……媒介師嘛,我知道。」亮有點不悅。   媒介就媒介,還特地請田口這個媒介師過來幹麻,用紙人也不錯啊。   田口走到了父親的身邊,拿出了和龍也長的有幾分相似的人型玩偶。「這是我珍藏的限定版SD,如何?頭髮的顏色我還特地用了亮喜歡的黑色。」   他並沒有意思想要讓龍也變成屬於自己的鬼啊。怎麼大家都在『很好心』地替他決定啊!   「我說……我並沒有要讓他作我的鬼。」有點生氣的說著。   「可是……」   父親想要說什麼,卻被錦戶快速打斷,他拉過龍也,指著那張還是傻呼呼的臉,「這傢伙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那麼笨的鬼,我才不想要哩!」   ……等等。   他剛剛是『真的摸』到龍也了嗎!?   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然後看到躲在龍也後面笑的優雅的田口。「因為龍也不反對,所以我就把娃娃給他了。」   原本金黃色的髮絲,變成了黑色,髮型也不同了,連衣服都換上了娃娃剛剛套在身上的黑色浴衣。   這個宅男的惡趣味啊。   「既然有了實體,就開始為了學習作亮的鬼而努力吧。」父親拍了拍龍也,「亮再過不久就可以繼承了啊……你可要努力作一個很好的鬼喔,龍也。」   『我……』   「停,你不用說話。」阻止龍也的發言,依照他這樣到現在什麼都還搞不清楚的狀態,還有慢吞吞的說話方式,一定會被父親牽著走的。「他從來沒有答應說要作我的鬼!我帶他回來是因為他叫我帶他回來的!你們不准打他的主意!」   「……亮很少說那麼多話啊。」田口笑著說。   「那是因為你們的話都太多了。」忍不住丟了這麼一句話,急匆匆的就把龍也往外拉。   『什麼是你的鬼?』龍也這麼問著。   「要解釋到你懂我看很難了。總而言之,是一輩子都要在一起的存在。」   『不能分開?』   「不能分開。」   『那和現在有什麼不一樣呢。你是我的電池……我還是不能和你分開啊,如果我想要移動的話。』雖然他不太需要啦,反正已經習慣在同一個定點一直坐著等待了。   「不一樣。電池可以替換,可是一起的存在,是不能替換的,要綁在一起一輩子的。」   你當了我的鬼,那你就無法轉世為人了。只能服侍著我,然後等待我到生命的盡頭時,一起被消滅。   那是只有很深很深的羈絆的兩人,才有可能做出來的契約啊。   『啊……這樣啊……這樣的話不行呢。』   龍也轉過身,仍然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因為我還在等待啊……雖然我並不知道我究竟在等什麼,可是,就是有這樣的預感……』   『如果我等到了,就作你的鬼吧。』   「你真的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作你的鬼……   說那麼理所當然……   我才不要……   我才不需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