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一月的眼淚

  那幾夜的夢總是相同的,和第一次與龍也見面的那天,龍也最後說的那幾句話有關。   而那些夢好像是龍也本身無意識之下,經由意念傳遞到了錦戶身上。   夢的內容是這樣子的。   一台很大的黑色轎車停在那個十字街口,龍也下了車,神色是害怕驚惶的。   車裡的人說:『你在這裡等著,我會來接你的。』   『我的藥……』龍也急切的伸出手。   『你已經不需要了。』   車子離開,剩下龍也一個人。   於是他絕望的走到了街旁坐下。   『會來接我嗎?』   對著天空這麼說著。   『我無法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了。』   總是一個人的我……其實很害怕寂寞……   即使是虛情假意也好……帶我走……利用我……   至少我不是一個人的……   叔叔……拜託……別把我丟在這裡……   『來接我吧。』   『拜託……』   『我已經厭煩了一個人了……』   但是他知道。   不會有任何人來接他。   他僅剩的價值已經被利用完畢。   突然,   龍也捂著胸口,皺起了眉。   『啊……』痛苦的細微叫聲。   『好痛苦……』   發熱……發燙……   好像有什麼在胸膛中飛竄著。   無法再忍受了。   如果終究只有我一個人的話……   那就……   『快讓我解脫吧……』   倒地不起的人形,東京街頭的失聲尖叫,然後天空開始下雨了。   接著有另一個男人走到了龍也的身邊。   『這不是你可以看的夢。』男人垂著頭對自己說著。   於是醒了。      對於那個夢的最後印象是,那天的日期為一月一日。   龍也本人對於這樣的夢倒是從來沒有印象,說的也是,靈魂哪裡會作夢。   但是奇怪的是……龍也對於自己的過去一點印象都沒有。   亮懷疑和夢中的那場雨有關。這是以前曾在家中研讀的眾多咒術中的一種,有關雨、有關記憶。   『我進來了。』   龍也的聲音打斷了思緒。   「拜託你進來的時候像個人拉開門好不好。」亮無奈的看著穿牆而過的龍也,心忖著,這傢伙又是哪裡來的壞心情,不過……老是這樣面無表情的,要不是摸透了只要他心情一糟就會穿牆亂跑,亮想自己是絕對看不出來龍也心情變化的。   『我又不是人。』   龍也走到了亮的身邊坐下。   從牆壁的另一頭傳來了悶悶的雨聲,想必外面的雨勢大的嚇人。   龍也緩緩的靠近亮,直至肩膀靠到了那個不算寬厚的背才停下。   『我動不了了,電池先生。你給我的項鍊沒電了。』   雖然很想要糾正那不叫沒電,而是沒有了靈力,但是想到給龍也項鍊那天,解釋了半天他還是一知半解的模樣,最後還是放棄辯駁。   「動不了就先這樣貼著吧。」亮也不移動,就這樣拿起桌上的書開始翻看著。   龍也頸上掛著紅繩,繩上懸着的是錦戶家家傳的黑曜石,那原本是佩帶在亮的身上。   由於龍也必須憑藉著亮才能夠移動,這樣一來會有許多不便,於是亮便將這條他終日佩帶的項鍊給了龍也掛上,由於吸取了亮的靈力,所以即使龍也離開了亮,也可以自由行動,唯一的缺點就是,石內的靈力會耗盡,所以必須每隔七日就得要加注靈力。   『下雨了。』   「嗯。」   『為什麼會下雨呢?』   「天氣不好啊。」   對於亮的答案有點失望,於是,龍也沉默。   亮長長的嘆了口氣,「雨……應該是要消去令人覺得不愉快的回憶,所以,才會下的吧……」   「當人的悲傷累積到無法再承受的地步時,就會有人施下咒語,讓清除記憶的雨從天空傾洩而下。」   『不像你會說的話。』   「……你要問我就認真回答你,竟然說這種沒有良心的話。」   『那是因為你不太像是會說這種帶點浪漫的話的人。』   「懶的理你。」   亮其實知道,雖然龍也本身並沒有發現,但是這樣的舉動的確是害怕寂寞的一種,和雨有關的寂寞。   離開人世的寂寞。   這也是所有徘徊在世的靈體最感到害怕的。   「或許雨是為你下的呢……」   『在說什麼啊。』男人又在說一些他不懂的話了。   亮笑笑沒說話。   毫無表情的龍也,不懂得哭泣。   於是有人送了你這場雨吧。   「對了,我的年糕湯呢……大過年的,本家都在慶祝呢,我卻得在這裡等你淨身。」   『也沒人留你在這。』   「年糕湯年糕湯……」仍是這樣碎碎念著。   龍也被他煩的受不了了,心想,要不是為了一個月的淨身,男人這時候可能早在家開心過年了,於是有些心軟的說:   『不幫我充電我要怎麼幫你煮啊……』   男人低低的歡呼聲,配上牆外雨聲漸淡。   「一起去吧。」亮捉著龍也的手。   開門、闔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