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禁】相互依存

  亮已經在書房看這些宗卷看了兩夜,勸阻也沒用。   對於這樣使用寶貴身體的態度實在適無法認同,於是龍也嘆了口氣,連紙門也不拉就直接穿了出去,來到走廊。   「生氣了啊……」注意到了龍也的離開,亮這才放下手中的卷宗。   不坦白的舉動,要不是心思縝密的人,是根本無法發現的。   龍也飄到了庭院,心理埋怨著為什麼得來這裡為人作牛作馬,又是端茶、又是……   呃,好吧,其實他也沒做些什麼。   來到這個別館,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發呆,因為是靈體的關係,要進入本家得先進行長達一個月的淨身儀式,於是錦戶安排龍也在別館先住下。   現在是第二十七日。   究竟為什麼會跟著這個男人回去呢。龍也想了十五天還是想不出理由。   你的手,給我。男人這麼說著的時候。   龍也想,他將被拯救。如此的預感。   但最後他沒有伸出手,而是男人把他拉了起來。      東京的十字街口,十二月的無雪之夜。   「你的手,給我。」   男人在某天深夜時又走回了那個十字街口,穿著黑色西裝,低著頭,伸出手。   正打算說出,自己嘗試過好幾次就是無法離開的時候,男人捉住他的手,把他拉了起來。   竟然被拉起來了。   「走吧。」男人這麼說著。   如果以旁人的眼光來看,這個男人一定極其怪異吧。那雙大手,握著的是空氣,那張性感的嘴唇說話的對象,也是空氣。   如果以普通人的角度來看的話……   這麼想著,就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男人一臉奇怪的回過頭,「笑什麼?面無表情的笑很奇怪吧。」   這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臉,即使是笑,也是毫無表情的。這樣的情況究竟維持了多久了呢?一年?兩年?還是十年了?   或是……更久?      因為不曾看過自己的臉,所以,完全沒有發現到呢。   於是龍也想,活著的自己,笑起來是什麼樣子呢?一會兒後,他終究放棄了尋找當時的影像。   對於過去,他是一片空白。   曾經有想過是不是人死去之後,都會像他那樣,完全不記得任何的事情,不論是開心的或是傷悲的……全都會消失,但是沒有另一個靈體可以讓他詢問,一直以來他就是一個人。   所以,時間一長,他也不再去思考這些了。   在那個十字街頭上,已經待了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如今,終於可以離開了。   『我可以自己走。』繼續讓男人拉著手,只會讓男人尷尬而已。   男人白了他一眼,「……你那個不叫走叫飄。」   啊……男人放開了手,他就動不了了。於是,抬頭看著男人,問:   『為什麼不能走了呢。』   「是啊……為什麼呢……」男人似乎對於這樣沒有自覺的靈魂感到頭疼,卻還是耐著性子解釋,「你之所以可以移動,是因為我的關係,這樣懂嗎?」   『不懂。』簡單明快。   男人還是耐著性子,「這是你那麼久以來第一次被人看見吧。也就是說……我們兩個在眼神交會的時候,有了像是『契約』這種東西。」   「所以,你必須憑藉著我的力量才能夠移動,這樣懂嗎?」   『不太懂。』   契約、眼神交會?   男人說的沒錯,這是他待在十字街口上,第一次有人和他眼神交會,所以當時,他才會那麼的、那麼的驚訝啊。   男人的旁邊有個女孩,和自己相同的氣味,於是忍不住對男人先開口說話了。   原來……那時候就有了所謂的『契約』啊。   不過還是不太懂。   男人生氣的挑挑眉,「反正就是,我是你的電池,沒有電池你動不了,懂了嗎!」   『但是我沒有請你當我的電池啊。』   「拜託……是你叫我來接你的!」   『我?』   「沒錯,就是你。用著可憐的聲音說著,所以我就來了。」   『我……什麼也沒說啊。』   「不……你說了。」   「讓全日本驅魔屬一屬二厲害的錦戶家(準)十三代來接你,報酬可是很高的。」   驅魔?錦戶家十三代?   『啊……』   「就當作是謝謝你,那個時候的事吧……」男人又拉著我的手,往前走,「總之,先回去再說吧。」   想必那個時候男人一定是對自己施了什麼咒,才讓他聽到那句話感動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還在生氣啊。」男人搔著頭從書房走了出來。   『誰跟你生氣。』轉身不搭理那個低下姿態的男人。   亮拿他沒辦法,這個帶回家來的靈體,脾氣比身為這個家的主人的他還要來的大。   「你敢說你沒在生氣。」忍不住要笑了的聲音。   龍也想,這男人還真是不了解他,他哪是那麼愛生氣的人呢,但又想,也對,畢竟自己與男人認識的也不深啊。   『我幹嘛生電池的氣。』   男人被堵的說不出話來。   龍也享受了一下佔上風的感覺,看著男人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的臉,於是開口問了﹔   『還要喝茶嗎?』   「喔,好。」   『你先去躺一下吧,茶泡好我再叫你。』   男人回到房間的時候,斜躺在榻榻米上,他想,他已經被龍也泡的茶給下了不得了的咒了。   戒不掉,而成了癮頭。   他想,該不會就要這樣與龍也依存著了吧。   於是閉著眼,低低的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