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早安 早安

   「青峰君的睡相還真差……是帶來困擾的程度呢。這樣可不會有女孩子想要跟青峰君一起交往的。」
 
  「別一大早就說這些不中聽的話……真是……再說了,不管怎麼看你的睡相才是最差的吧,到底怎麼睡才能把頭髮變成這樣啊……」
 
  對於黑子那已經可以和某部名作動畫主角媲美的髮型,即使是青峰也忍不住發笑。
 
  「……既然青峰君起床,那我要繼續睡了。」
 
  沒頭沒尾說著的黑子。
 
  會和黑子兩個人一起躺在這張床上迎接早晨,並非有特別原因,過去也從沒有這樣的經驗。青峰從來沒想過,能和黑子一起在星期日早晨陽光下醒來。或許不管看過幾次,他永遠都無法習慣這樣的情景也說不一定。
 
  躺在床上的黑子,即使是用盡全力也無法叫醒的模樣。雖然黑子本人矢口否認,但青峰多少還是覺得黑子大概有著低血壓的困擾,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早上才特別沒有精神也說不一定。
 
  會造成現在的狀態,完全是因為昨天的夜間籃球練習。
 
  若是延續著平常的模式,應該是普通的互道再見,然後踏上不同歸途才對。昨天晚上卻和往常不同,但也不是什麼太過了不起的事。
 
  滿身是汗的黑子,雙手高高向天空伸去,讓人難以忽視的動作。或許是因為認識時間夠長的緣故,到現在青峰不管怎麼想,都無法理解黑子會被人忽視的理由。
 
  他幾乎無法不去看著黑子。
 
  光是體會到這個心情就有種挫敗感。
 
  黑子那雙情愫淡薄的眼瞳,只是輕輕向上挑了一下,並且用細瘦指尖頂了頂他的心窩。
 
  心臟顫抖的刺痛感,一下讓他冷靜下來。
 
  黑子說著,不要那麼著急。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黑子緩慢地眨著眼睛,裝著水藍色玻璃珠的眼眶中,含著並非出自於本意的水滴。黑子那口平穩且冷淡的語調,打在耳裡聽來非常清爽。
 
  可以和青峰君並駕齊驅的對手不久之後一定會出現。黑子這樣說著,然後青峰在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看到些許困擾的模樣,才這樣想著,就聽到黑子坦率的承認『我累了』。
 
  雖然比起他人還要多一倍不肯認輸的心態,但適時在信任的人面前示弱也是黑子的優點。正是因為這點,才讓他如此喜愛也說不一定。
 
  就這樣放黑子單獨回去,不管怎麼考慮都不太妙,雖然是個令人火大的自我中心主義者,他卻無法斷下決心徹底不管。不管如何,只是負擔黑子的體重走回去,雖然有些勉強,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
 
  那就回我家吧。青峰用著輕快語氣說著。
 
  沒有得到否定或是肯定的回答,黑子早就趴在球場旁的涼椅上。他先是撥了通電話給黑子的母親,得到應許之後才一把將黑子抓起身,半扶半抱的回家。
 
  找了已經收起來很長一段時間的舊衣服好當做替換,一面將半夢半醒的黑子給推到浴室,因為太過麻煩而沒有替黑子準備底褲,看到對方一臉不滿,青峰也只是笑著說:「只有一天沒穿有什麼關係,通風涼爽啊。」
 
  對還在穿三角褲的黑子而言,實在很難理解青峰那熱愛拳擊內褲的想法。雖然想抱怨,卻因為太過疲勞而想盡快結束對話,於是爽快穿下外褲後,又迅速被青峰帶回床上。
 
  剛開始青峰其實有些難以入眠。
 
  單人房間、單人床、不屬於自己的呼吸聲、時鐘內秒針滴滴答答不斷轉圈,面臨失眠窘境。
 
  對平時只需要躺在枕頭上便可進入夢鄉的青峰而言,這是個怪異且無法理解的一晚。睡眠不足的下場便是讓他腦袋到現在還沒辦法運轉,眼睛乾燥到發痛,身體也因為和黑子一起擠在床上而感到僵直。
 
  而躺在床上僅穿著外褲與汗衫的黑子,正抱著涼被侵佔大部分的領域,並且寧靜沉睡著。
 
  這不公平的惡魔。青峰如此在心裡說道。
 
  「你還真的又睡了?快起來!」
 
  如果要睡回籠覺的話,為什麼還這得先叫他起床啊。客人先把主人給叫醒,什麼道理?
 
  他拍著黑子的大腿。
 
  即使在裸露的腿部打上紅色痕跡,黑子依舊不為所動。
 
  和平常不一樣的黑子。
 
  只是發現了這一面,他就忍不住感到興奮。
 
  「醒醒,不要睡了,把我叫醒之後自己卻繼續睡覺,也太過份了吧。」
 
  「……那全是青峰君的錯。擅自用這樣高大的身體抱住我,還把下巴頂在我的頭上,這種睡法我可從來沒有看過。」黑子勉強睜開右眼,嘟囔著。「既然已經起床的話,就讓我繼續睡吧。我的體力可是不能和青峰君比的啊,昨天那樣的練習,已經超出中學生應有的範圍了。」
 
  無機質的聲調。雖然內容充滿抱怨,也讓他無法生氣。
 
  「我說你……體力也太差了吧。」
 
  「和青峰君比起來,不管誰都很差啊……就算是和熊搏鬥三天三夜也不會感到疲累呢。」
 
  「我是怪物嗎!」青峰不滿的推擠著黑子的身體,右手毫不留情的捏住了黑子的鼻子,開口:「不管怎麼說,昨天可是我把你扛回來,還好心分你半張床,用這種態度對待你的恩人也太過份了一點吧,哲。」
 
  「……自己一個人起床就開始不甘寂寞,這不是個好現象喔,青峰君。」
 
  火大。
 
  後面的事情基本上沒有什麼好提的。
 
  青峰光是把黑子從床上帶到浴室差不多就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原本想找新牙刷給黑子使用,卻因為不知道母親把備用物品收到何處而作罷。忍受著姐姐調侃『還真是意外會照顧人呢,平常可不是這樣啊』,覺得焦躁又感到羞恥,因此忍不住破口大罵。
 
  若母親在家的話,或許還可以稍微平息這情況,但偏偏母親和父親一同出門,只留有他和大姊留守的家裡實在讓人無法忍耐。
 
  在一片混亂中,黑子只是默默開口:
 
  「若是找不到的話,用青峰君的牙刷也無所謂。」
 
  「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吧。是牙刷啊!牙刷!」
 
  聽到青峰的反駁,黑子回過頭,冷淡且不以為然的說道:「想不到青峰君會在意這種小事。」
 
  雖然想反駁,卻找不到什麼好理由,於是半推半就的共用了牙刷。刷毛尖端在黑子平整的牙齒上來回刷磨,從這樣反覆且無趣的當中製造出了白色泡沫緩緩沿著黑子的嘴角流下。
 
  真是無神經的傢伙。這樣想著,青峰卻忍不住覺得這樣率直的黑子也有可愛之處,總比冷冰冰且遵守規矩的黑子還要好得多。
 
  「在我家吃完早餐再回去吧。」
 
  「青峰君自己作的早餐?」
 
  「當然了。」
 
  「唔……」
 
  「喂,你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啊!」
 
  「唔……只是覺得,胃會很有危機呢。」
 
  青峰不滿地看著黑子,「不管怎麼樣,都比你作的還好吃多了。」
 
  烤土司、火腿、煎蛋,只是簡單料理罷了。青峰在家裡曾經實際練習過幾次,基本上並沒有什麼可以難倒他的地方,唯一需要注意的只有──
 
  如何安撫黑子的壞心情。
 
  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對長期相處的青峰而言,只要感覺到黑子的氣息,便可以清楚分辨其中情緒。即使不像其他人大笑、憤怒,他也可以理解黑子,而且從來不會有錯誤。
 
  正是因為如此才感到困擾。面對生氣的黑子,就算是他也無法順利解決。
 
  頑固、不器用、笨拙。比起他,黑子還要更擅長安撫的動作。
 
  青峰試圖不去在意黑子不斷朝背脊射來的視線,愈是如此,就愈無法不去在意。
 
  迅速將蛋用鍋鏟翻面,金黃色的邊緣反射著油光。他將蛋放到了餐盤上,又另外煎了顆半熟蛋給自己。想起黑子的食量,他又忍不住多加了幾片火腿,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將黑子給稍微養的胖些才可以。
 
  「……太多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湊過來的黑子,對於大量食物不由得皺起眉頭。
 
  「多吃ㄧ點,肌肉長多一點,身高也會長高一點。」
 
  「……嗯……青峰君總是會多說那麼一句話。」
 
  「啥?」
 
  「白目又令人火大。」
 
  「我才不想被沒穿內褲的變態這樣說。」
 
  總對黑子說著不討喜的話,即使如此青峰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可以讓兩人言歸於好。就好像兩個人原本就是同一個身體所分離,只需要用眼神交會便理解對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