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某時某地(弟)某事 -- 食物或是更多的?

 那有點丟臉,而且讓人耿耿於懷到連夢中都會出現的地步。他一開始很難接受,但後來也就習慣成自然。畢竟身長要素並不掌握在他的身上,那是天生注定的。

他曾經懷疑過自己是否能夠擔負起哥哥、父親、母親的責任。擔心著Sam的飲食、學習、個性養成、以及重要的體魄鍛鍊,Sam交到他手上的時候長的很小,身體非常的軟,抱起來讓人心驚膽跳。

開始學會走路的Sam有些瘦小,而那時飲食已經是由Dean全程包辦,那只是簡單的幾樣食物調理,像是蛋、吐司、火腿……但是Sam最愛吃的還是只有麥片,而那東西不能供給孩子全身營養。

看著Sam發了瘋似的抱著麥片盒,那時的他也只有,可憐地弟弟會因此變得又矮又弱小,而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他並沒有好好的照顧他,他應該要給他愛、應該給他營養,而這會讓Sam變得更好,同時也會讓母親安心。

而同時,這也是他父親交付他唯一的責任。他的親人只剩下兩個,而他實在是不願意讓他們兩個失望。

而事實上,Sam長成了這副模樣是他所料未及的。

這世界是他媽的在欺負人嗎?

「我餓了。」

「你剛剛才吃過!」

「但是我又餓了。」Sam露出困擾的表情,接著伸手摸摸肚子。「已經消化完畢。」

「你吃了那麼多,而我──」Dean指著餐桌,有些氣急敗壞,「我什麼都還沒吃!」

事實上,他快要餓死了。家裡僅存的食物只剩下那麼一點,大概推估兩天份,然而今天早上父親打來的電話內容,卻是告訴他三天後才會到家。

如果情況是這樣,自己勒緊褲子倒也還好。但是──

「Dean我是說真的,我真的餓了。」

「……去拔草來吃吧。」

最近的Sam食量變的很大,非常大的娜種。有時候真的會讓他懷疑那開始因為鍛鍊而益發結實的肚子裡,倒底是不是餵養著一個來自宇宙的黑洞,或是其他類似的東西。

「你是被餓死鬼附身了嗎。」

「哈哈,很好笑。」Sam假意的笑了幾聲。

那真是全世界最不討喜的弟弟了,既不禮貌也毫不講理,更不懂得什麼是玩笑。頑固、死板,更可惡的是還是個餓死鬼。Dean試圖回想過去的Sam,然而那些回憶全都是有關於他如何一次一次屈服在Sam的要求之下。

真不愉快。

「你不應該吃那麼多,Sam。即使你身處於成長期,那樣的分量也太多了。」Dean決心不理會Sam的眼神,逕自往床鋪走去。他撿起床頭櫃旁的洋芋片袋子,「看,家庭包!你剛剛已經喀完它了,而我卻什麼都沒有!」

「我試著要留一些給你!」

「哦?那我想你似乎是失敗了,裡面只剩下鹽巴,Sam。」

「我試過了!」

「很可惜你失敗了。」

「我真的餓了,Dean。」

「我真的和你說,去拔草來吃吧,Sam。」

他必須要停止這一切。太過油膩的食物會讓身體造成負擔,而那些過多的垃圾食物會讓人維生素攝取不足,更重要的是,Sam真的不能這樣吃下去了。那些食物量很有可能把那肚皮給撐炸,或是把他的Sammy養的太胖,最後反過來壓死他。

「只要一些生菜沙拉就好了!Dean。」

「難道說你不會試著動手作嗎?」Dean停頓了一會兒,「不,千萬不要。我們食物已經不夠了。」

「我要吃你作的。」

「好,那你去外面拔草。」

「Dean!」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

Dean試著別過頭,好讓自己看不到Sam可憐兮兮的表情。他必須好好照顧起Sam沒錯,但並不是在兩個人都有可能會因為食物短缺而活不成的前提之下。

而且小Sammy已經變得太高了,再這樣下去他會難堪。但就令一方面來想,他也十分自豪能將親愛的弟弟養到這般模樣。高大健壯,甚至富有才華還有聰明的頭腦,當然他並不能夠這麼直白的稱讚Sam,那樣會太過噁心,也不是一般兄弟之間應該作的。

「Bitch,我說別那樣看我。陳年老招還是儘早放棄。」Dean有些洋洋自得,他說服自己不再上Sam的當,也不再因為Sam的要求而有所動搖。

他得要更像哥哥一些,更有威嚴一些,而不是被牽著團團轉。

「Jerk,你想餓死我。」Sam跑回電視機前,試著將自己大大的身體塞進小小的沙發裡,「你忌妒我!」

「並沒有。」

「你忌妒我長得比你好,所以才不讓我吃東西。」Sam疵牙裂嘴地說,「你就像是Cinderella他媽媽。」

「胡說!我才沒有教過你這麼Gay的詞!」

「承認吧。」

「別擺出那種可憐的樣子,我可不記得這樣教過你。」

那有點像是疲勞轟炸。父親臨走前交代這幾天他們一步都不可以出去,尤其是Sam,他還太小孩沒辦法照顧自己。所以,Dean一步也不能離開這破爛小屋,這裡甚至不是一個像樣的旅館,就連叫客房服務的機會也沒有。

他沒辦法跑出去,只好待在房間裡繼續和Sam大眼瞪小眼。

「你前幾天都讓我吃的。」

「那是前幾天。Dude,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他並不是真的很介意Sam比他還高這件事,但是……喔,好吧,他承認他是有那麼『一點』介意,但那絕對不會影響到Sam對他所有有關於食物的要求。

Dean抿著嘴。他必須要把情況設想的很壞很壞才行,若是父親的工作一再耽擱,不是三天後回來而是五天後呢?這些糧食根本不夠維持他和Sam生存的最基本要求。

他可以餓肚子,但Sam不能。並不是因為他要把自己塑造成聖人的模樣,而是照顧弟弟是他畢生的職責,如果可以的話,他會將弟弟所有要求照辦。

疼愛他、照顧他,僅僅是這樣而已。

喔……Dean不得不怨懟起前幾晚他對Sam的溺愛,他不停的給小Sammy食物,就只為了要看到他滿足的笑容。畢竟無法出門也就代表了無法去學校,這對Sam是很致命的打擊,所以他總得試著去別的方向來補充才行。

「……」

喔,沉默攻擊。那一向是Sam必定會使出的手段,先是喋喋不休的吵鬧、最後是沉默,然後就是賭氣坐在沙發上直到睡著。他不知道說過多少次,生氣會讓身體不好,但Sam從來沒聽進去過。

他知道他太寵這個弟弟,讓他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會吵的孩子有糖吃』的道理。喔,但他得要說句公道話,大部分時的Sam並不會任性,相對的,他是個過度早熟的孩子。

「──而且叛逆期也過度早到。」Dean小聲的說著,並期望這些話不要傳進Sam的耳中。

「這並不是叛逆期。」Sam憤怒的說,然而飢餓剝奪走太多他的力氣,使得他的音量有些無力。「我只是餓了,而你卻不給我足夠的食物。」

「那麼叫外送吧。」

「我們並沒有錢。」

「Sammy……」

「我只想吃你作的,什麼都好。」Sam撇撇嘴,接著突然站起來。

「Sam,嘿!你要作什麼!」Dean一把將Sam從門口拖了回來,「你瘋了嗎,老爸說不準我們出門。」

「這世界上會這麼聽他的話的人,也只有你一個。」

「叛逆期的小鬼!」

「並沒有好嗎。」

「你要做什麼。」

「──拔草。」

「啥?」

「我說,拔草。」Sam滿懷怨恨的看了Dean一眼。「拔──草──」

他只是開玩笑的好可以嗎?

Dean覺得有些挫敗,當然他不能把這些情緒表達在臉上。他最後還是將Sam拖了回來,一面抱怨他的身材既高又壯,他將Sam壓在沙發上,接著心不甘情不願的端出他還沒吃的餐點。那是些看起來並沒有很好吃的三明治,對於食物他總是覺得能過去就好。

「吃吧。」

Sam眼睛一亮,然後笑著將三明治咬幾口就吞下肚。Dean沒辦法贊同這樣的吃法,皺起眉頭忍不住說教,但Sam並沒有搭理他,只是努力的將食物一掃而空。

「吃慢一點,Sammy,並沒有人在跟你搶。」Dean摸著自己的肚子,然後喝了幾口水試圖催眠自己一點也不餓,「這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到了這個年紀還沒有任何的女孩喜歡你──如果你在學校也是這樣吃東西的話。」

然後,Sam遞了半塊三明治給他。

「給。」

「那本來就是我的好嗎。」

「幸好我不用去吃草。」

「是啊,就差那麼一點。」Dean沒好氣的說。他將Sam的手推了回去,「我還不餓。」

他不應該這樣放任Sam的。

Dean苦惱的想著,遲早有一天他會把Sam放任地無法無天,或許會到誰都反抗的地步。到那個時候Sam會變的高大勇猛,而他只能默默承受。

如果那個時候Sam肯聽他說一句話,喔……或是半句話,那他就會很高興了。

那簡直就是一場瘋狂詐欺,Little Sammy才不過幾年的時光就長得那麼高了,而這件事情會永遠成為他的惡夢,Dean如此肯定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