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內褲事變 1

  他坐在骨董椅上,稍稍換了坐姿。   現在的狀況很奇怪。   並不是夏天連日高溫,所以舖子裡的王盟神智不清,連襯衫穿反也不知道;也不是因為吳邪自從即將邁入四十之後,便開始毫不避嫌的在炎炎夏日,每天裸體在睡房走來走去;更不是遠從北京而來的王胖子,正坐在他對面笑的噁心。   唉。   他手指頂了頂心窩,試圖舒展胸口一股悶氣,這大概是舊傷復發,挑在這樣炎熱的日子裡,反而更讓人心煩。   他大概摸清楚這身體的運作方式,太熱的時候胸口會有股悶氣,太冷的時候則是關節和舊傷一起發痛。並不是就這樣死痛死痛的感覺,而是先從痠,最後再變成痛,那轉變的過程老讓他覺得有點突然,同時也有點感慨身體不堪使用。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這身體已經不知道使用過多少年歲。   在一旁原本在整理骨董的王盟端著茶,端正放好後開口說:「張老闆,你哪裡不舒服啊,要真的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看著客人,等老闆回來。」   王盟這個人挺機伶的,倒也不是說他天生聰明。只是會看臉色和說話這兩點,讓吳邪經常掛在口上又罵又誇讚,經過這幾個年頭訓練下來,嘴也當然更甜了些。   張起靈不討厭這樣的人,但總覺得和自己哪裡不太一樣,自然也沒什麼親近。   他搖搖頭。   王盟見他不說話,又自顧自道:「那就喝杯茶緩緩。這茶是老闆私藏的,就只幫您泡啊,這種天氣喝這茶最合適。冷泡茶,冰過之後再喝才知道他的香和甘。」   張起靈並沒有喝的打算,只是用手指了指店門,用眼神示意王盟收攤。這點小事,他還可以自己決定,不需要勞煩吳邪出手。   他一眼掃過坐在對頭的胖子,忽然覺得幾年過去胖子瘦了一些,他知道這幾年胖子結了婚,那場婚禮他也有到場,只覺得非常熱鬧,幾個曾經一起下過斗的夥伴都在,嘻嘻鬧鬧,燈光照在胖子和他家媳婦身上,紅豔豔的,他有點感慨。   婚禮之中,胖子打扮人模人樣,新西裝撐出派頭,讓他想起多年前他們一起去新月飯店時那件過小西裝。然後他聽到吳邪在旁邊說,這才像個人樣,穿這樣站在胖嫂旁邊才不會給哥兒們丟臉。   胖子罵罵哩哩喊,誰丟臉,你連個伴也不帶,攜伴攜小哥你才丟臉。   「我去你的。」吳邪很乾脆的現出中指。   那天吳邪喝了很多酒,他反倒是沒什麼喝,在胖子安排的房間裡兩個人睡了一夜,他覺得胸口有點堵的發慌。   這也不是現在應該回想的事。   張起靈稍微回過神,一雙眼睛就這樣盯著胖子,接著開口:   「你……來找吳邪?」   胖子這個人悶不得,見他一開口,就忙著說話,臉上笑容一堆直喊:「說這什麼話呢,這裡又不是只有天真小兄弟,來見見小哥也不錯。最近過的咋樣?」   張起靈知道胖子這個人,雖然重兄弟卻也不是那種會因為掛懷而從北京來回杭州的勤快份子,再加上這明顯諂媚的態度,只讓人覺得可疑。   遇到這樣的人,二話不說就是走。這句話是吳邪給他的,好防止他一個人看顧店面時被奇怪主兒逮到而無法脫身。   張起靈喝了口茶,唰地站起身,「吳邪去買菜,過一會兒回來。」   胖子見張起靈要走,急忙一個箭步衝上,「小、小哥!你去哪啊!」   張起靈比比大門,「回家。」   「那我呢。」   「在這裡等吳邪。」   「我這、這事找吳邪也沒用啊!」胖子皺皺眉頭,一口氣憋不住,衝口就說:「老實說了吧,你也知道我這人不會說謊,什麼事都直來直往,今天從北京特意來杭州一趟,不為別的,就是為了──」   「倒斗?」張起靈有些不耐。   「我那兇婆子要是知道我起了倒斗這想頭,肯定把我給打死!」胖子打了個冷顫。   張起靈沒想到自己能夠看到這樣的胖子,心想幾個念頭過去,婚姻生活還是可以改變一個鐵漢。要是過往,胖子肯定二話不說就把命提著去幹,能倒幾個斗就算幾個,能賺幾年就算幾年。   倒斗這行,不管你動作多利索、經驗多豐富,就算是老手中的高手,還不就跟個青頭一樣把頭掛在腰帶上幹。胖子這人他是知道,幾次倒斗哪次不是掛念順出來的珠寶有沒有賺頭,命都差點丟了也不覺得可惜。   現在倒是變成家庭主義者了。   「小哥,不瞞你說──我今天來就是為了你──唉,叫我這個大男人提這個倒是彆扭,要不是──」   張起靈見胖子並沒有打算說出要求,又再度作勢要走,總覺得胖子的要求和自己明顯有關。他並不是那麼喜歡和人搭上關係,這點他一直以為這些人都清楚知道,不過每一次的事件都會推翻他的想法。   像吳邪、像過去、像現在。   奇妙的危機感。   「你找吳邪說吧。」   「就說找那個小天真不行了!好,我就實跟你說了吧,今天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和你借那條內褲給我家兇婆子摸摸!」胖子嘿嘿笑幾聲,似乎想遮掩害臊。   張起靈眉也沒皺,捏捏指尖比了個方向說:   「王盟,送客。」   王盟也是盡職,雖然口上說著『王老板是老闆的客人啊』,手上卻已經拿出掃帚擺出陣勢,丹田一提便喊:「王老闆,得罪了!」   「小、小哥!我可是真心的啊!」   張起靈站在門口,依舊冷然,「原來你是變態。」   「呸呸呸!什麼變態,要不是真的沒路可走,我還會來這兒找你嗎!我可是抱著不死也被折騰掉半條命的決心來的!」胖子說的一臉慷慨激昂,差點連口水也一并噴上。   王盟閃的快,到一旁抹抹臉,還不忘回嘴:「王老闆,一件內褲也值得你從北京大老遠的來杭州?」   「值得!你不懂,這東西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王盟看了看胖子,又楸了愀張起靈,趴搭趴搭地拿掃帚就往張起靈身旁走,「張老闆,我看王老板似乎有什麼隱情,倒不如聽他解釋完,再來做定奪,也不會害老闆少了個合作人啊。」   王盟說的也對,若站在吳邪立場的確是不該就這樣以暴力手段將胖子趕出,雖然西冷印社生意部分並不是張起靈需要關心的,但這些日子下來幾乎都是他掌鋪子的多,這也讓他不得不同意王盟的提案,這才坐回那張骨董椅。   胖子見張起靈肯聽他說話,又堆出笑臉,坐回位置上。   「小哥,你也知道,我結婚這幾個年頭,和我家那兇婆子都一直生不出個子兒來。男人嘛,有了事業和媳婦接下來沒有個孩子怎麼成,耗盡心思就是生不出子兒來。你想想,白胖娃子啊,要有個在身邊,那該多好。」   張起靈不太能夠理解這樣的感受,但見胖子難得正經,這也覺得似乎有些可憐,還在想該說些什麼,王盟倒先發難:   「就是個生娃子呢,咱家張老闆又不是什麼大羅天仙,還包生子的,而且那又和內褲有何干係,真要說不如去拜賜子娘娘。」   「就說你們這些人眼界小,連這點傳說都沒聽過。」胖子狠狠罵了句。「這幾年道上的人都傳說──小哥,你還記得那年你住院的時候,我給你買的小雞內褲嗎?」   張起靈點點頭。   要說起這件內褲,不管張起靈記憶有多差都絕不可能忘記。淺青色底,配上兩隻鵝毛黃小雞,看起來模樣可愛,加上質料通風用的又是好料子,頗受張起靈喜愛。   倒是吳邪每一次看見那內褲,就像看到什麼血海深仇一樣,老喊著要他脫下丟掉。   所以好幾次都是被丟了又被他撿回,最後還仔細收藏。重複幾次之後,吳邪大概也覺得自討沒趣,這才終於宣告放棄。他實在想不出來這內褲有什麼理由要被吳邪這樣忌恨,但老是為了內褲和吳邪鬧不快也讓他感到疲累。   倒不如收起來的好,哪天等到吳邪都忘了的時候還可以拿出來穿,這才不浪費。雖然他沒有經過穿著麻布縫製的內褲時期,但自有記憶就開始倒斗的他也知道所有物品來自不易。   這並不是像吳邪那樣錙銖必較的小氣,而是天生勤儉持家。   「就是那件內褲,我聽天真說你還留著對吧。」   張起靈頓了下,並沒有打算回答。   王盟見他不說話,就回了句:「不管丟是沒丟,王老闆您就把話說個痛快,別讓人梗在心頭發慌,小的一顆心都懸著呢,那件內褲又怎麼啦。」   「最近道上都說,摸了麒麟的褲腰帶,就保證生子。」胖子神秘兮兮道。   「那又跟張老闆的內褲有什麼關係。」   「這是黑話,你這愣頭傻腦的怎麼可能懂,就說你沒見識。」胖子哼哼兩聲,又說:「說倒斗界,那真正的麒麟是誰你知道不?不就是眼前你家的張老闆,現在也不興綁褲腰帶這套,據專家考究結果這現代的褲腰帶指的就是內褲啊。」   他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從何而出,也並不想去探究──摸了張起靈的內褲就保證生男這個消息。只覺得聽了胖子這毫不靠譜的說法,讓他有點摸不著頭緒,心裡不太舒敞。   摸了內褲就會生子,那摸內衣豈不就變女的了。   再說,那件內褲他穿了那麼多年,可是從來沒有懷孕過。   愈是認真探究便愈讓張起靈感到憤怒。   「王盟,送客。」   「小、小哥,兄弟一場,你連這點忙也不幫!你不念在我們下斗那麼多次的情面,也要看在你失去記憶的時候住在北京,我是怎麼照顧你的。又是醫院、又是美女護士、還有吃的東西!還幫你照顧小天真!還有當年在巴乃──」   他從來沒想過胖子會有那麼囉嗦的一天,這些回憶的內容胖子連細節都可以記的一清二楚。就只差誰講了什麼話、誰又吃了幾塊乾糧沒講出來而已,原本沒放在心上的事被講出口後反而讓人有多點時間省思。   張起靈心想胖子說的也是,這又吩咐王盟晚點去買些零食和魯味,順便去預約個病房。胖子一時反應不過來,張起靈只好解釋:   「這些東西都還你。」   畢竟他現在也領了固定薪水,平常吃穿跟著吳邪也是節省,要將這些人情還完的錢也並不是沒有。   「我不要還那些東西,你就給我那條內褲就好!」   「……」   胖子這個人一但拗起來不管是誰都拿他沒辦法,唯一能夠整治胖子的人卻遠在北京。張起靈最怕人吵,也不想莫名奇妙的被捲進這奇怪的傳言,起身想走又被胖子給拉住,這倒讓他煩躁起來。   張起靈反手一捏胖子的手腕,建胖子嘴角抽搐了下,但隨即擺出若拿不到內褲便要壯烈成仁的表情。即便是他,也忍不住開口:   「一件內褲值得你這樣犧牲?」   「你和天真生不出個胖娃子當然這樣說,要是能夠摸到內褲而換到兒子,這還算便宜的哩。而且那內褲本來就是我送的,現在要回去也算是理所當然吧!」   張起靈沒有遇過那麼不講理的人,轉身要走又被胖子再度攔了回去。   他並沒有那麼容易被感動,也的確不知道想要個小胖娃子的滋味,更沒辦法理解摸了內褲就會包生男的心態。太多謎題卡在他的心底,讓他感到有些焦躁。   但想擺脫胖子,就必須付出代價,他明瞭這個道理。   「王盟,你去找老闆回來。」   「可、可老闆叫我在店裡幫忙呢,要是老闆看到我肯定會挨罵。」   「就說我叫你去。」   胖子也喊,「去!去叫你老闆來,我就不相信他聽了我的理由還敢說什麼!」   王盟見情勢不對,丟了掃帚,朝外大喊一聲,「老闆!你快回來啊!」這就跑的不見人影。   「主僕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趕快飛。」胖子陰陰笑著,「小哥,你說我這話有沒有道理?」   張起靈轉了轉手腕,接著用掌心搓了搓那奇長兩指。他盯了胖子好一會兒,這才緩緩開口:   「有時候一個人太過深入,是沒有好處的,你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胖子喉頭咕咚一聲。   「這無聊消息是誰給的。」   張起靈轉了轉手指,臉上沒有顯露什麼殺意,只是一字一字的講,好讓眼前的胖子可以聽得清楚。   「是、是天真這小子說的!!」胖子識時務者為俊傑,在張起靈的手指快要接近到喉頭時忽地一吼。 後記: 還是貼了,最近真的都在休息當中。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大家感到愉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