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確認

 
  俯身貼近吳邪的臉,張起靈沒有那麼近的觀察一個人過。或許也該說,他對誰也沒有這種興趣,他推想過去應該也是如此,不曾改變。他不敢說吳邪是特別的,但吳邪肯定是個變數。 
 
  他們在前晚吵了一架,睡前也沒說話,張起靈落得輕鬆,雖然這樣想,卻也忍不住覺得難受。 
 
  張起靈想把吳邪推開,然後發現,形同路人的結局他不喜愛。 
 
  那是種矛盾。 
 
  吳邪想逼他說出個答案,而答案至今已了然於心。 
 
  很奇怪的感覺。 
 
  「吳邪。」張起靈張開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忽地,吳邪張開了眼睛。 
 
  張起靈沒有驚慌,那只是人的反射動作罷了。他看著吳邪,然後就像往常一樣,吳邪也盯著他看。 
 
  他用手指摸了摸自己乾燥的嘴唇,然後撩起吳邪的瀏海,把嘴唇輕輕壓上。 
 
  張起靈知道自己的吻,毫無技巧可言,他就像是個新生兒一般,模仿著吳邪曾經對他所做過的那樣。他用舌頭舔了舔吳邪的嘴唇,心裡訝異著吳邪並沒有起床,然後躺了過去。 
 
  一直到十一點左右,吳邪才轉醒。 
 
  「早,小哥。」 
 
  他點頭。 
 
  張起靈有點不安的看著吳邪,總覺得對方會發現什麼。說起那個吻,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或許該算是他少數主動的幾次,這讓他感到不是很自在。 
 
  吳邪睡了一晚也沒什麼脾氣,早上起來一如往常。等胖子跑到外頭找小姑娘玩耍的時候,吳邪才推推他肩膀道了聲歉。 
 
  這沒有什麼好道歉的,因為很多時候,誰都沒有錯,只是想法和出發點不同。這點誰也怪不了誰,張起靈清楚知道這一點。 
 
  「啊,麒麟。」吳邪有些訝異的指著胸口。「浮起來了。」 
 
  他身體赤裸,就看到吳邪的手摸過來。 
 
  張起靈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也沒躲開,只是讓吳邪摸著。 
 
  「大概是天太熱了。」 
 
  張起靈注意到被吳邪撫過的皮膚,顏色特別深,然後很快淡開,吳邪看到只覺得驚奇。 
 
  接著,他們接吻。 
 
  這個吻最後是被阿貴的小女兒敲門聲所打斷的。 
 
  「兩位大哥,要去附近走走嗎?」那女孩眼珠滴溜溜幾轉,「外面的胖大哥在催了呢。」 
 
  「這就來。」吳邪丟這麼一句,然後拿起衣服準備替換。 
 
  張起靈看著胸前那只黑麒麟,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他不記得是什麼時候有的,也不知道刺上去時痛不痛,只是存在著,隨著體溫深淺不一,在漫長的歲月之中,只有那只麒麟從來沒有離開過他。他不需和麒麟交談,也不必為了麒麟苦惱。只要習慣,那就可以了。 
 
  每個看過麒麟的人都會露出驚訝表情,接著會轉為害怕,一句話也不敢說,也不敢碰觸。只有吳邪的手指曾經撫摸過這溫馴黑麒麟,讓麒麟隨著呼吸一起動作。 
 
  這是屬於他身上的謎題之ㄧ。 
 
  而現在這只黑麒麟,在意念上好像也變成吳邪的東西。他不太敢肯定這種感覺,只是被觸碰的瞬間,突然有了這樣的念頭。 
 
  這些全都可以給吳邪。如果吳邪要的話,大概什麼也可以拿去。 
 
  他僅存一點抵抗,而很快,那些抵抗也將消磨殆盡。 
 
  「小哥,你在想什麼?」 
 
  楚光頭所說的那房子,其實離阿貴家並不遠,走沒多久就到了。高腳屋子,看起來已經很久沒人居住,窗子也都破了。爛爛舊舊的模樣,讓人感到詭異。 
 
  「沒有。」 
 
  「這房子你有印象嗎?」 
 
  他搖頭。 
   
  說不太上來。 
 
  張起靈被胖子推進屋裡,他看了看四周,沒什麼印象。 
 
  床、桌子、照片、鋤頭、雜物。 
 
  胖子還在旁邊說著:「我是鋤禾、你是當午」之類的渾話。張起靈聽的不是真切,只是想起早些時間,在阿貴家裡發現的照片,想起陳文錦。他心懸起來,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 
 
  他不敢樂觀的想這次定會到答案,但至少會找到ㄧ個開頭。視線轉向吳邪,然後發現吳邪也在看著他。 
 
  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有著默契,在這不對勁的屋子裡,吳邪讓他感到心安。 
 
  吳邪大概不會知道這件事,而且也沒有必要知道。他大概可以推想出,若吳邪知道了,會有怎樣的反應。他不想讓吳邪太過驕傲,於是決心不說。 
 
  就像他每次在斗裡看到吳邪,吳邪總會露出安心的表情一樣。張起靈想,他大概現在也是同樣的表情,用著那樣的眼神看著吳邪。 
 
  「小哥,分開找找。」胖子說。 
 
  胖子和吳邪的體力不相上下,在這小房子搜沒幾下就開始喊累。張起靈看了看四周,突然覺得哪裡不對,總有些危機四伏的感覺。 
 
  好像是關於他的秘密,而這個秘密已經準備要開頭。 
 
  地板之下。這四個字,忽地閃進腦裡。 
 
  「怎麼?是不是想起什麼?」 
 
  「好像不對。」張起靈心猛然一跳。 
 
  「哪裡不對?」 
 
  「說不上來。」 
 
  他捏緊眉頭,試圖想回憶出什麼,卻一片黑暗。吳邪拍了拍他手臂,像是在安慰。 
 
  張起靈沒辦法放鬆,整個心幾乎是高懸而起。 
 
  最終他搜出了那只鐵皮箱,而那只箱子又差點被人奪去。 
 
  然後差點失去了吳邪或是什麼的。 
 
  為了保護那箱子,吳邪挨了幾拳。張起靈實在是不怎麼贊同這做法,他看著吳邪肚子上的瘀青,一句話久久說不出來。 
 
  他用手指抹了些藥膏要推開那瘀青,吳邪一面喊痛,卻又一面笑:「這肚皮也變厚了,要是以前,早就撐不住了──」 
 
  「小哥,你別擺出這表情。」 
 
  張起靈不知道是怎樣的表情,他摸了摸臉頰,那底下的肌肉像是完全沒在運作。 
 
  「我說了,這是我選的。你不要感到愧疚。更何況我又沒事,只是挨了幾拳,你別這樣。」 
 
  張起靈沒有作聲。 
 
  正如同吳邪所說,這一切都是吳邪所做的選擇,他實在是不該這樣惦掛。 
 
  「現在抽身,還來得及。」 
 
  「張起靈,如果你想惹我生氣,可以繼續說下去沒關係。」 
 
  在小房間裡頭,張起靈感到一陣熱。 
 
  他被吳邪抱住。 
 
  「我想看那只麒麟。」 
 
  那只麒麟並不是說見就能見的。 
 
  吳邪也不等他答應,就把他的衣服給解開。 
 
  「這可以給我嗎?」 
 
  「給你?」 
 
  「給我。」 
 
  「為什麼要一再確認?」 
 
  「這問題,我才想問你啊,張起靈。」 
 
 
 
 
 
 
 
 
  ─確認─ 
 
 
 
 
 
 
 
 
 
 
 
  後記: 
 
  這個故事的總篇名終於出來了,叫做夏未央。 
 
  好奇,大家期待的是怎樣的結局? 
 
  一面寫就會忍不住想,有人期待這兩個人之間會有什麼太過激烈的火花嗎? 
 
  再幾篇就要結束了,請不要丟番茄和雞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