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盜墓筆記】各進各退

   肥皂混雜著吳邪的体味,不很濃,但他的鼻子可以清楚辨別。那些味道留在衣服裡,還有吳邪曾經碰過的物品上。而這之中,也包括了自己的身體。

  張起靈害怕忘記這些,於是把這個味道牢牢記下。

  他在出院的兩個星期和吳邪碰了一次面,只是說了一些調查的內容,吳邪說要回杭州一趟。然後再沒下文。

  半睡半醒之間,他聽到胖子說:

  「小哥,你早點睡,明天早上我帶你去找吳邪。事情查出了頭緒,他要我們快趕到那兒。」

  「嗯。」

  「話說回來,你決定怎樣?要留在杭州?還是北京?」

  張起靈搖頭。

  他哪裡也不打算留。

  胖子沒有說什麼,只是推了門就走出去。放他一個人繼續在大床上睡覺。

  杭州或是北京,這兩個地方的意義不一樣。但就算是再怎麼不一樣,也比不過心裡的那份不踏實。

  他沒有特別回想起什麼,只是憑藉著吳邪和胖子口中的片段,做交叉比對之後,覺得一堆謎團圍繞著。他和世界的聯繫並沒有存在,就連他本身也是個謎。這點實在很難讓人忍受。

  至少要證明自己的存在。他是這樣想。

  當他在前晚的電話裡提這個意思,吳邪只是丟了一句:到了杭州再談。

  一直以來吳邪在電話裡都是開心的語氣,只有最後的那句話,連他也感受到了不樂意。

  如果可以和吳邪在一起,那也很好。

  但那些已知道的結論都可以推成,他並不是個常人,甚至還有可能永生。胸前的黑麒麟也十分獨特,不知道是誰刺上去,也不知道是否別有意圖。

  是個謎,而這些都讓他有所芥蒂。

  這樣想起來,和吳邪在一起的好,那就變的不好了。

  兩相權衡之下,他還是決定去那些吳邪還有胖子口中說過的地方,看一看。

  吳邪何時來的電話,張起靈不知道。
 
  但他知道,吳邪最終還是屈服在他的意志和決心之下。

  張起靈晚上沒有睡好,所以在去杭州的路上,他幾乎沒什麼意識。該下車、上飛機,或是其他什麼的,都在朦朧之中有著胖子的提醒。等到他真正清醒時,打開車門的是吳邪。

  「小哥,怎麼一見你就是在睡?」

  張起靈搖頭,並不想多做解釋。反倒是胖子沉不住氣,一下車就喊:

  「我說你到底是查到了什麼,快仔細說說,別在那裡賣關子。胖爺我從昨天就惦掛到現在,覺也沒得睡!」

  張起靈不知道該不該說胖子這是說謊,猶豫了一下,又覺得這不是現在最重要的,於是眼神一轉淡定,他看向吳邪,發現吳邪也在看著他。視線膠著了一會兒,吳邪才露出苦笑:

  「查到一些有關小哥的來頭。」

  吳邪把他們帶到了附近的房子,只說,在大庭廣眾下講不太方便,難保到處都有耳目,說是早把屋子收拾了,先到屋子聚一聚再說。

  張起靈聽到胖子小聲說:「替小哥收拾好的房子?我說天真啊,你動作還真不是普通的快──」

  胖子還想說些什麼,馬上被吳邪給制止。張起靈假裝沒聽到,他走進房裡,隨意瀏覽起來。

  小房間,不很大,給一個人住是綽綽有餘。沒什麼多餘的擺設,一張床、一張桌子、幾本書,僅是如此。

  那裡頭的東西都有些年紀,全是木製的,保養很好,沒有蟲蛀的痕跡。

  這個家他很喜歡,可惜住不著了。這樣一想,心裡就難免感傷起來。情緒沒很重,只是掃過而已,他意識到了。

  「小哥?」

  「查到了什麼?」

  「……我辛苦去查探,小哥你連句安慰的話也沒有,真狠心啊。要不是認識那麼久,我還真想──」

  「想怎樣?你打的過小哥嗎?」胖子冷笑幾聲,「快說你到底是查到什麼!別在那賣關子!該不會是他娘的找到小哥真的是性──」胖子捂嘴,「沒事沒事,我說胡話,小哥你別見怪。」

  張起靈坐在床上,抬頭看著吳邪,開口:

  「快說。」

  「這事和陳皮阿四有關。」

  「和那皺巴巴的老頭子?該不會──噁,小天真啊,不會是像胖爺想的那樣吧?怪噁心的。」

  「你去把腦袋洗乾淨再進來聽我說!」

  吳邪說的故事有點長。

  大抵是在回了杭州之後繼續調查的故事,吳邪去找了姓楚的。胖子和吳邪都叫他楚光頭,張起靈不太知道對方來歷,連一點印象也沒有。

  「活人捕屍。」吳邪看著張起靈,「小哥你聽過嗎?」

  這四個字他有印象,就像電影情節插入,一閃而過的畫面。他全身是泥,身體赤裸感受到了冰冷,眼睛所及的是一片黑暗。

  「在廣西,陳皮阿四和越南人一起倒斗。越南人扛出一個叫阿坤的傢伙,說是要活人捕屍。」

  「粗暴!用活人捕屍,這方法連咱們都不使了。」胖子忿忿不平。「就說了,倒斗這種事啊──」

  「請不要在這時候發表你的倒斗美學可以嗎,先聽我把話說完。」吳邪比了個安靜的手勢,「越南人把那叫阿坤的推下斗,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那越南人沉不住氣就下斗查看──然後發生了事故,沒人生還,入口也被他們用石頭封了。等陳皮阿四領人回來廣西,準備再一探究竟時,他們只看到那墓室死了一堆頭被扭斷的粽子,然後那個叫阿坤的男人,全身赤裸坐在棺木上頭──」

  張起靈意識到吳邪和胖子的注意都轉到他身上,他搖頭說不知道。

  「能把那堆粽子頭給扭斷,也只有你了小哥。」胖子說。

  「陳皮阿四後來就把你帶回去,收為己用。這你沒有印象?小哥。」

  張起靈又搖搖頭。

  「楚光頭被我三叔叫到廣西去查這件事,就從巴乃那房子裡拿了這張照片回來。」

  吳邪還說了那房子的佈置和長相,連位置在哪都知道的清楚。張起靈聽著,也自然接受,沒什麼覺得突兀的部份。在久久沉默後,張起靈站起來,稍稍貼近吳邪。

  「那我去一趟。」他抓著背包,手抓向吳邪的手指。考慮了很久應該說些什麼,最後丟了句:「謝謝。」

  張起靈準備鬆手,卻又在那瞬間,被吳邪給反握。

  「張起靈,我和你一起去。」

  「我也去。」胖子說。

  「我自己一個人就行了。」

  張起靈不想和吳邪爭論什麼,只覺得再待下去就難脫身。他想做一件事,而這件事值得捨去他現在所擁有的。吳邪應該可以明白這個道理,但他也知道,所謂的『明白』和是否會接受實現這件事,並沒有直接的關係。

  「小哥,人要懂得取捨,也要懂得去聽取別人的建言。」吳邪丟了這麼一句。

  張起靈被帶回去,一把壓在床上。他並沒有想睡,但吳邪已經把被子拉上。

  胖子說,他出去轉幾圈。跑的不見蹤影。他和吳邪僵持了一陣子,吳邪才挫敗開口:

  「找到連結,你就可以甘願了吧。我了解,所以我和你去一趟,這也是懸在我心上的一件事……但我也要說,小哥,若太過危險,還是希望你抽手。人的性命比那些謎底還要來的珍貴的多。」

  人要懂得取捨。

  張起靈在心中反覆咀嚼著這文字。

  「……起靈。」

  吳邪退了很大一步。張起靈知道,吳邪對於再繼續下斗這件事,絕對堅持反對。但因為他,所讓步了。

  最起碼找到一點有關於他的事,這樣就好。

  張起靈搓著吳邪的手,最後被倒扣起來。

  然後,他也屈服在吳邪的堅持與決心之下。










  ─各進各退─














  後記:

  寫作時需要安靜環境,一台筆電,還有稍微緊張的心情。

  其實我覺得,文章本身並沒有任何CP性在裡頭,也不算是什麼重要的元素。除了上床我很堅持之外,談戀愛本來就沒有分什麼方向。並不是堅強的人就不能被保護,也不是不堅強的人就等於弱勢懦弱。

  兩個人在一起,僅只是如此而已。

  主要是我不會寫到任何激情戲,所以真的沒有什麼差。

  只是這兩個人好像是戀手癖和接吻狂,最親密的接觸似乎就到此為止了。目前而言,這種感覺和朋友也沒兩樣。

  喜歡的話,就稍稍講一下想發讓我知道。
  
  不喜歡的話,就算是留『爛』這個字我也無話可說。

  我要放鬆心情去看待這一切。


  20100310~201003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