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無雙】非愛

不知怎的,他們就談起來了。 門是敞開的,外頭的庭院一覽無遺。說是庭院其實也只是這宅邸的一角,由四邊走廊格出來的一小塊地。 天氣很好,很晴朗,還有小鳥的叫聲。 司馬懿就在門旁,手裡拿著一只茶。 夏侯惇看著那男人,魏國的軍師。 那種感覺很奇特,不能信任卻又不得不把自己的性命託付給他。 雖說戰場上能不能活下是靠自己,但若沒有統籌計謀的人,也只是讓死亡離自己愈近而已。 軍中的流言蜚語不是沒有,他大抵也只是聽過就算了,偶爾略施小懲整頓軍心。只要不太超過,他也由他們去說,由自己去聽。 所以他明白那男人不若自己那麼忠心。 「嚇!」 也許是想事情想過了頭,當夏侯惇注意到時,司馬懿的臉已經近在他的眼前,人已在對桌坐下。 「夏侯將軍在想什麼。」 「忠誠。」 沒有疑問的語氣,像是早料到他會說出這句話。 沒有笑意的臉上,卻讓人感覺到他在笑,詭笑。 夏侯惇面上隱隱泛紅,卻是不動聲色,讓人錯以為他只是像蜀國的名將關羽一樣,天生臉就是紅的罷了。 「如果背叛的話……」 話到這,就止住了,微彎的嘴角像是在等著誰接下去。 一方的獨眼冷峻的直盯著那無視於自己身分,說出如此輕薄話語的人。 「在下一定毫不猶豫──」 「殺了我。」 說這話的人在笑,然後靠上了對方。 ※ ※ ※ ※ ※ 仔細想,說他背叛、不忠誠也是錯的。 畢竟從一開始,司馬懿壓根都沒想出來做官。 若他現在叛了曹操那也是沒資格說什麼。 你要如何強留一個不甘不願的人? ※ ※ ※ ※ ※ 他覺得他是個傻子,天大的傻子。 因為他主動投效軍旅這個理由;雖然司馬懿把所有軍兵將領都稱做傻子… 為了別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連自己命都不顧的,做牛做馬打拼下來,最後還不就是拱手讓人,半點都得不到。 那為什麼還要如此拼死拼活的?為了天下蒼生? 那真是個笑話。 處在亂世之中,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只是早晚的問題。 只要不連累到自己,懂得觀察情勢逃命,何必自找罪受。 他絕對沒有諷刺夏侯惇的意思……好吧,也許有。 ※ ※ ※ ※ ※ 「早啊,將軍。」 夏侯惇可以肯定司馬懿在叫自己,因為現下並沒有旁人在場,只有他們倆。 「有什麼事嗎?軍師。」 司馬懿倒是什麼也沒說,兩個人就這麼對看了半刻鍾。 夏侯惇猜不透司馬懿要做什麼,只是覺得這麼離開似乎又有失禮數。 如果當初他回的是「您也早啊。」不知道情況會不會好點?這樣他就可以自顧自的走了。 「倘若軍師無事的話,在下要到校場上去了。」 他作揖道。 司馬懿卻依然什麼也沒說,只是身子逐漸靠近,吻上他的頰又若無其事的走開。 接連著幾天仍是如此。 只是烙印於他心頭的並不是那吻,而是那微笑。 一個什麼也沒有的微笑。 所以在幾天後,他不能肯定自己出於這舉動是為了什麼? 只是當他意識到時,他已這麼做了…吻上魏國的軍師…… 薄且冷。 夏侯惇看著眼前的人,自己是不是在他眼裡看到了一點讚賞?一點詫異的目光? 「沒想到夏侯將軍倒也不是個愚笨的武夫。」 司馬懿以扇掩面輕吐話語,卻是兩人恰好廳的到的音量,斜睨的眼神高吊著,輕視打量著對方。 真是好句諷刺的話。夏侯惇照單全收,不見絲毫怒氣。 心底的直覺告訴他,自己應該沒做錯才是。司馬懿要的不就是這個? 「難道軍師以為末將不該如此?那麼是末將踰矩了。」 標準得了便宜又賣乖。 司馬懿不禁在心底重新評估眼前的人,看來他也不是真的只知道勇往殺敵的武人,還有一點腦子。只是他卻不希望他太聰敏。 沉默了會,覺得有些划不來。 他不過才親了他面頰,他卻吻了他的唇。 說是吻,其實也只不過是唇與唇的互相接觸罷了。 司馬懿不禁覺得有些懊惱,連自己也不甚明白。 ※ ※ ※ ※ ※ 窗外,天未明,還處在清晨前最是暗昧的時刻。 「嗚!」 一個力道不小的撞擊讓夏侯惇醒了過來。直覺就是有一股重量壓在胸口。 他一驚,猜想,會是哪來的刺客?好個膽大包天! 「呃…對不起……」一道迷迷糊湖的嗓音響起。 司馬懿猶睜著半迷濛的眼,人還趴在夏侯惇的身上,尚沒有起身的意思,似醒未醒的。 敢情是睡迷糊了?但見司馬懿又身著官服,是從昨日忙至今晨才剛從外面回來,搞錯了房不成?夏侯惇在心底揣測各種可能。 過了一會,司馬懿感到有東西抵著自己。不消說,當然是正常男人早晨慣有的生理反應。 這時他才似真正清醒過來。(夏侯惇雖是老早就醒,卻是沒有任何反應。) 司馬懿仍半瞇著眼,語調有些緩慢慵懶,無聊的道:「不知夏侯將軍都怎麼處理這事?」口氣一般的像是在說什麼無關緊要的話題,例如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 夏侯惇啞著聲,倒吸了一口氣。因為司馬懿說著說著竟還動起了手來!根本沒料到他會這麼做,還以為他在說什麼來著。 司馬懿感到自己的手在碰觸到那時,那兒還像是受到刺激顫動了下。 他單手握住,緩慢的上下來回撫弄。拇指的指腹在頂端旋似的摩擦,並不時用指尖在凹陷處刮搔。 夏侯惇只是大口的喘著氣,尤其是被手指刺激的那頂點,更是一股麻癢的讓身體感到炙熱難耐的滲出一層薄汗,沾粘著衣裳叫人好生難受。 也許是這緩慢的步調太磨人,夏侯惇憑著本能直把手覆上,快速的上下搓揉,在一聲濁重的喘息吐出後,射了。 白濁的液體散佈在手上、腹上、臉上,司馬懿輕攏手指再分開,兩指之間絲線牽連。 夏侯惇很久沒有這種經驗,以往總是下了床略作梳洗,便到外頭演練招式,最後在去擦拭全身。便也自然而然的消了下來,很少直接處理這種事。 現下,尷尬的氣氛在兩人周圍環繞,夏侯惇是第一個跳下床的、直奔門外。 司馬懿則看也不看對方的,倒頭就睡。 ※ ※ ※ ※ ※ 接下來幾天,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兩人仍舊照常見面、說話,只是大家都不敢問為何夏侯惇總是面紅著臉。 起初也以為只是發燒了,但偏偏只有司馬懿軍師在的場合才會這樣。 大家更不敢說,司馬懿軍師的笑臉看起來更詭譎,因為他偶爾幾天總是會莫名發怒。雖然不至牽連到其他人,但反而讓人更害怕。 司馬懿仍是喜歡趁著沒人時親吻夏侯惇,夏侯惇偶爾也會回敬他。 尤其是當司馬懿知道有人快要走近還吻他時,夏侯惇就不會放過他,主動回應還延長個幾秒鐘。到最後簡直是在比誰可以吻最久,又不讓人被發現。 結果是司馬懿贏,因為他無所謂。夏侯惇倒是常慘敗,但是士兵都會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想著是不是今早沒吃飯,餓昏了看到幻覺。 畢竟夏侯將軍怎麼可能和司馬軍師在一起?一定是在討論軍情靠太近了吧。 ──親衛兵甲如是說。 半夜裡有時還可以看到夏侯惇在來回走動,臉上有幾處青紫傷痕。 有時也會看到司馬懿兩眼發黑的在研讀公文,之後又出來散步。然後那天大清早一定可以看到夏侯惇在校場,甚至天還未亮。 沒想到兩位將軍是如此為國繁忙,夙夜不懈的在為我們著想! 夏侯將軍連夜半巡邏守衛、打退刺客都自己來! 司馬軍師更是為了分配軍糧、擺兵佈陣想到早上! ──滿臉淚水的夏侯惇軍團和司馬懿軍團小兵。 我們要堅強、奮鬥、死守! ──來自點衛兵長的吶喊…… 後記: 感謝mobimu的幫忙 不然結果會是一篇經過切割,不完整的文章 無法乾淨俐落 整合成一篇的效果比當初分開的好多 也不會有讓人搞不清楚狀況的地方,加了一些段落整合 讓整篇文有連貫性,是說氣氛上似乎不是這樣 從正經變半惡搞orz 如果我寫文心態能統一就好了,文章就不會中途又變換風格 第一次的多字 第一次的禁文 希望大家會喜歡 新章預告: 馬超與趙雲,砂糖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