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三國無雙】一張桌,三只杯,五個人

涼亭內的五人有三人是坐的,另兩個人則分站其後頭。 他們倒也不是不認識對方,平常在戰場上早不知見過幾次,火藥味是十足十的,彼此用盡心機挑撥,什麼話沒說過,就算呈現敗像也要撐一口氣回敬對方幾句。 只是難得的,現下不是戰場,氣氛也不是那麼火爆,一時靜謐的還真叫他們不知該說什麼。 真是戰場待太久了? 於是三國有名的軍師和他們的學生便在外頭餵蚊子…… 「伯言你也坐著吧。」先開口說話的是周瑜。 看著陸遜站了好一陣子;眼下氣氛…大概是天氣關係,似乎被感染到覺得有點懶散平和,所以稱不上是尷尬,只是不知要說些什麼。於是那些禮數上的問題也就不是那麼在意,便要他坐了下來。 聽到周瑜這麼說的孔明便也跟著跟進,要姜維坐了下來。 接著像是忘了還有其他屬地的人在場,兩個人就這麼跟自己的學生閒話家常起來。 或許是性質相近,兩人談話漸漸變成四人談話,聊的好不開懷,完全把另一個人晒在一旁。 「咳!」 就算是天高氣爽、氣候宜人、讓人意興正好。但要是被人忽略在一旁,心裡難免一股火起。 「對不住對不住,都忘了魏國軍師您還在這。」孔明先打躬作揖的陪笑道歉。 還在?還在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他早該識相點閃人囉?! 「如果魏國也有個可以提攜的後輩,軍師也就能跟著我們暢所欲言了。」周瑜也是一臉笑意的說著。 另外兩人則是忽略頂上三道視線,還在聊個沒完,不時發出細微的笑語。 真‧是‧夠‧了!! 家裡沒大人了是不是! 雖然是心頭火起燒的正旺,司馬懿仍是一臉平靜的勾起那嘴角微揚的慣常冷笑。 「沒想到蜀吳的兩位軍師這麼早就開始在找後繼傳人了…想必是有感於已大不如從前──」說到這還故意拉長了尾音,雖沒有提到是什麼,但懂得人也知道他的絃外之音,「才會這麼急著找人繼承遺志是吧。」 說完還像個沒事人一樣,閉起眼,悠悠哉哉的拿起茶來喝。還真不把對面四人的怒氣當成一回事。 「敢情是魏國找不到人才司馬軍師才話中有忌?」 「伯言!」 陸遜年輕氣盛倒也不怕得罪,一開口便是直言不諱還話中有話。 雖讓周瑜喝了聲,但他也知道周瑜不是有心責備他。 「伯言這麼說就不對了。(感情好到直稱對方了?)」 「為什麼?」 「好歹我也是丞相從魏國手上用計擒來的,魏國怎麼會沒有人才呢?」姜維搔了搔臉說:「不過這還要感謝丞相,若沒有丞相,我可能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將領而已。」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亦或姜維已被孔明潛移默化,把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學了個十成七。那一副認真感性的樣子還真叫司馬懿不知該怎麼應對,只能暗中吃鱉。 更何況他說的還是實話。 ※ ※ ※ ※ ※ 於是當日的聚會便這麼不歡而散…… 好啦,其實是一個人先負氣離開,另四個還在閒話家常,後來還相約一起去吃宵夜。 至於後來司馬懿有沒有找到人嘛…… 張郃字雋乂,過了二十八年後總算被魏軍重用,卻也因同一場戰役在三年後就慘死箭下。外傳這一仗前他還跟魏國軍師吵了一架。 這之後司馬懿足足活到了七十三歲,雖然期間多少還是有戰事但也只是零星不打緊的,畢竟三國裡已沒有能和他一同較勁鬥智的人…雖然是那麼無聊了點…… 那兩個繼承人畢竟還是不夠火侯,一個贏不了內事,另一個……他相信自己已部好的棋局。就算最後被反將了一軍起死回生,那也已是不甘他的事了。 裝病兩年告老還鄉,夠了。 之前,裝病七年躲著曹操不出仕,也夠了。 合計整整九年,快十年的悠閒日子。 一個是在他正年輕,還不想被戰亂纏身。 一個是他老了,是該功成身退的時刻。 童年時的日子也過的不壞,可以說他過了超過十年以上的好日子。 眼下他又已為了司馬家鋪好了路,人生至此,他還要求得些什麼呢? 找不找的到能繼承他的人也已是無關緊要的事了。 會謀反的只要他一個就夠了。 吳國的兩把火已死了太多人。 蜀國的挑撥也已煽動太多人心。 這樣,就好。 後記: 友人評: 還不錯 你的敘述方面有進步,小說方面也有進步 寫作方面通順 只是前面和後面的感覺有些微的差異,但是不影響風格的統一性 不過有點搞不清楚,前面和後面是否有太直接的關係 從惡搞(?)變成半正經的文 (其實到底算不算惡搞我也不知道) 後半段原本想卡掉,先給朋友看 他難得稱讚人,好高興 雖然剛聽到時很怕(這通常代表他後面會罵更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