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6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J禁】7 故人 下章

  於是發出了有點懷疑的聲音,一面看著安田。『嗯~』   龜梨笑著拉拉龍也的手,在他的耳邊竊竊私語,然後兩個人笑作一團。   安田有點慌張的跑了過去,推了龜梨一下,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   然後龜梨扯著龍也,又說了些悄悄話,兩個人又笑作一團。   亮實在是對龜梨和龍也的親暱行為看不下去了,他想,你龜梨和也哪根蔥哪根蒜,明明沒見過幾次面,就這樣動手動腳,是很熟啊!   「不等了我要回去了。」瀧澤前輩和翼前輩兩個人也不是小孩了,不會走丟的。   『我要在這裡等。』   「那就隨便你。」亮繼續往前走。   這邊的聖倒是拉拉龜梨,比著錶說,「要死啦!再不回去就要趕不上上課的時間了!」   「……那我要翹課陪龍也在這裡等。」龜梨道。   「要是被你媽知道你翹課,就死定了你!」還有我!   『Kame還是回家吧,翹課不好喔。』笑著揮手對龜梨還有聖說了再見。   突然覺得有點空虛。   「那個叫做熱鬧過後的空虛感喔。」田口突然發出聲音,轉過頭對龍也笑著說。   「其實啊……龜梨剛剛真的很想留在這裡哩。」   『啊……不過上課還是比較重要。』   「我看他們兩個應該不會那麼快回來了,回去吧?」   『我是很想回去……可是……』龍也趴了下來,『我沒電了……』   對……他就是嘴硬……   看到男人那樣子討人厭的表情,實在是說不出,他真的沒有辦法動這種話。   男人聽了一定會以為他佔上風,然後露出那個討人厭的笑。   「我抱你走吧。」   『不……這樣真的不好意思……』   「反正只是把娃娃抱回家,沒關係。」   『可是……』   還是等翼來好了……和翼比較熟啊。   正在想要怎麼拒絕田口的好意比較好時,亮從旁邊走了出來,惡狠狠的說著,「現在才想要裝乖啊!怎麼都不見你對我溫柔體貼!」   「好了好了,你就別那麼生氣了。」笑著拍拍亮的肩膀。   明明是體貼才走回來的,卻總是多說了那麼一句話。      想回田口一句關你屁事,卻被那不見眼的笑給嚇的收了回去。   要知道,那個老是笑著的男人可是惹不起的。   「那我去送送聖和龜梨吧。」笑著揮揮手。   「吶!」   男人伸出左手,右手揉揉鼻子,「雖然不抱你,但是可以拉著你走。」   『好小氣。』   吸吸鼻子,這下倒是真覺得委屈了。   先是把他丟在這裡,現在又用這樣討人厭的語氣說話。   「那你走不走?」   要是平常的話他早就收手閃人了,今天他可是破天荒的有耐心了。   『不要。』   「那你就別想回去!」   忍不住賭氣,『回哪裡!』   「回家!」要不然能回哪裡!   『……那裡又不是我的家……』   男人說的好像天經地義……   可是……   那裡真的不是他的家……   「那你說你家在哪?」   『丸子會知道!』   「他知道個鬼!他才不知道!」要知道也是光一堂哥知道,你以為在祭典認識的人會知道你的住址在哪啊!   龍也不吭聲。   他想,男人這下一定會生氣拋下自己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然後,又會變成一個人。   如果翼也不來了要怎麼辦?   會不會沒有人來接他?   他又要變成一個人了?   亮轉過身。   不要走……   我知道我很任性……   不要走……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拜託。   『……不要走。』細微地。   雖然很小聲,卻確實的傳到了亮的耳裡。   不要走。   亮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大笨蛋。   明知道,龍也比起其他人都還要來的怕寂寞。   明知道,龍也比起其他人都還要害怕被丟下。   明明什麼都知道。   卻一直在作這些傷害他的事。   龍也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他咬著豐軟的唇,想著,那個男人把自己帶回來必定是要折磨自己的。   要不然為什麼老是作這些事情呢……   但是,即使是這樣,還是希望男人不要離開。   「我真的是……服了你。」嘆口氣,走到了龍也身邊蹲下。   對不起……   雖然說不出口,但是,至少在心裡對你道歉。   如果你也像田口有那樣的能力,就能聽到了。   沒有看男人,將自己的臉藏了起來,悶悶的說著:『你明明撿到我了……卻不負責任……』   很不安、很害怕……   如果不與你相遇,那我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如果沒有相遇就好了……   忍不住會這樣想著。   卻又會覺得,能夠遇見你,是最好的一件事情。   「什麼撿啊……」這種貶低自己的用法。亮拍拍龍也的頭,「我是和你『相遇』了。」   在茫茫人海之中,你看見了我,然後讓我遇見了你。   就在那個地方,兩個普通人相遇了。   你是你,我是我,一個是上田龍也,一個是錦戶亮。   我從不曾把你當作徘徊在世上的靈魂。   錦戶亮和上田龍也是對等的存在。   只是相遇了。   只是這樣而已。   『我要回家……』   「我抱你。」   『我要和亮一起走回家……』   龍也抬頭,眼眶有點發紅,嘴卻帶笑。   笑的很開心很開心的樣子。        喜歡在祭典的時候,或是在出門的時候,對著身旁的那個人,說著想要吃章魚燒,然後看著對方,拉著自己東走西走找著流動攤販的模樣。   好吃嗎?   好吃。   是嗎?   嗯。   那就好。   說完那句話的時候,那個男人會露出一個很好看的笑容,看起來傻傻的,和平時的精明相差甚遠。   笨蛋光一,你還記得嗎?   這些事情你都還記得嗎?   睜開眼,本來想要欣賞庭院景緻卻突然沒了心情。   正準備抱怨那群小孩出去玩就瘋了似的不知道回來,走到廊上的時候遠遠看見了亮拉著龍也走了過來。   晃晃手,覺得空蕩蕩的,心就開始犯酸。   想起了小時候,兩個人穿著一深一淺樣式卻相同的浴衣,走在距離家不是很遠的小道上。光一的手很大,身高也高,拉著自己慢慢走著,表情有些小小的自豪。   因為剛實在是太可愛了,想要讓大家都看到,我有那麼可愛的弟弟。光一這麼說著,拉緊了他的手。   但是,要是我的話,我就想要把光一哥哥藏起來,不要讓別人看見。這麼對光一說著,好像有點不滿的語氣。   『剛哥哥,這個!』龍也拉高手,晃了晃章魚燒。   忍不住嘟嚷著.『也不知道你們是去哪裡了,都冷啦……』   「沒辦法,等那群人花太多時間。」   『也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我看是故意的吧。』雖然這樣說著,卻滿心歡喜的拿了章魚燒坐在廊上就吃了起來。看見龍也露出抱歉的眼神,於是笑著說,『我開玩笑的啦,別介意別介意。很好吃喔。』   亮本來是想要說那場夜祭、那個故人、那個消息。   反覆想了幾次,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想,沒有希望,就這樣一直下去也好。   在那個回憶過後,他偶爾會覺得,遺忘和離開或許才是最好的。   即使是很痛苦,在人的一生來說,也只是一瞬的事情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