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好熱好熱~( ・ˍ・;) (;・ˍ・*)
  • 165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禁】7 故人 上章

  時隔半年,那是當時一月聚會中,大家約定好了六月要一起出遊。   六月時在某個地方總是會辦著熱鬧的祭典,偶爾也會有假扮成人類的小妖和徘徊在世的靈魂在那裡遊玩。   是個熱鬧只屬於六月的祭典,因為總是在深夜舉辦,所以就直接稱為夜祭了。   「我不要!那傢伙連走路都嫌麻煩,到時候出去又是我抱他,我才不想抱娃娃走路。」   亮指著坐在地上的龍也大聲抱怨著。   大男人抱著娃娃,平常在家裡走動也就罷了,要去外面,門都沒有!   龍也穿著剛剛田口幫自己換上的白色新浴衣,抬起頭,皺眉,露出可憐的眼神,委屈的對著翼說:   『沒關係……反正……我也不喜歡出門……雖然沒有參加過祭典的回憶……很可惜……』   什麼啊……用著楚楚可憐的表情……還有委屈的語氣……   好像我是壞人一樣!   什麼啊……什麼啊……   別想我會答應你!要知道,男子氣概這種東西雖然不是實質物品,卻也是很重要的!   亮打定主意不理龍也。   「好可惜……龍也不能去……」翼露出落寞的神情。   『沒關係……』站起身,緩緩的看了亮一眼。   這種眼神……   『我去找剛哥哥……』   亮心想,你什麼時候也跟翼前輩一樣,叫起剛哥哥來啦?!   關上紙門的時候,小小的回眸。   這種眼神……   「好啦!我帶你去!我帶你去!」   贏了!剛哥哥教的果然有效!龍也在心中偷偷握拳吶喊。   「真是太好了呢,對吧,龍也。」   翼快速的跑到了龍也身旁握著他的手。   『對啊。』   「去和剛哥哥說。」   『嗯。』   看著翼和龍也的背影,亮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受騙了。   「那種地方有什麼好玩啦……真搞不懂你們在想什麼……」   由於大家住在不同的地區,便先約在靠近祭典的神社前集合。   雖然很不情願,但最後亮還是妥協,抱著龍也的娃娃走到了集合地點,一路上臭著一張臉不說話,龍也見亮不說話,也跟著嘔氣,於是兩個人都出奇安靜著。   反倒是田口和翼聊的開心,像是等一下要玩些什麼啊,有多久沒有參加這個祭典啦,很多很多事情。   只不過氣氛還是有點尷尬,因為瀧澤從頭到尾只是跟在後面,一句話也不說。   龍也發呆的時候偶爾也會想,瀧澤和翼明明兩個人就住在同一個家裡長達半年的時間,怎麼就是遇不見呢,連話也沒說過幾句。   一個住東向、一個住西向,怎麼就是碰不到一起。   問了亮,亮也只是說,刻意避著吧。   龍也覺得這樣實在是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也只會把關係搞的更僵,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上忙,也就只好偶爾勸勸翼一起去東向的庭院走走。   奇怪的是,即使刻意過去了,卻仍遇不到瀧澤。或許那兩個真的身上裝了同樣磁性的磁鐵吧,總是碰不到一起。   反倒是自己常常遇見瀧澤,也或許該說,對方常常來找自己聊天吧。   明明就還認識不久,自己卻能和瀧澤一聊就兩三個小時,反而是好像已經認識很久的翼和瀧澤,見了面連三句話都搭不上。   好不容易到了神社,亮馬上就把娃娃給放下。   龍也看看亮,然後什麼也不說的跑到翼的旁邊。   「我好歹也把你抱到這裡,竟然連句謝謝也不說。」   『那是你應該要作的。你要負責我的生活!』   「這種事情才不是生活的一部分!懶惰鬼!」   「嘛……不要吵了不要吵了。」田口笑著阻止亮繼續造口業,「啊……他們來了。」   神社右邊的小徑上來了兩道人影,一個穿著無袖上衣,走路大咧咧的,是聖;另一個身版薄,漂淺的頭髮隨著腳步蕩啊蕩的很好看,有張帥氣的中性臉,那是龜梨。   龍也在宴會之後曾經和他們打過照面,不知怎地一見如故,聖雖然看起來大咧咧的,卻意外的很溫柔,至於龜梨……,就是喜歡。   龍也揮揮手,於是看到聖和龜梨跑了過來,一把勾著龍也,開心的抱著,揉亂了他的頭髮。   「還是很小隻啊,龍也!」聖笑著說。   『娃娃又不會長高,我當然也長不高啊!』龍也不服氣的說著。   龜梨笑笑沒有說話,只是牽著龍也的手,轉過身有禮貌的對所有人打了招呼,然後看到翼的時候,有些驚訝,「翼前輩也來了?好難得……」   「說的我好像足不出戶一樣,我偶爾也會出門的好不好。」翼有些失笑。難道說他真的太少出門了?驚訝成這樣子。   龜梨思考著該如何用最好的語言表達出他的不解,沒想到出來的句子卻是有點破碎的,難以啟齒。   「那個……前輩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那個……呃……」   明明就很少和瀧澤前輩出現在同一個場合的啊……   瀧澤和翼也不傻,自然也知道他想問些什麼,於是不約而同的別過頭,一個乾笑、另一個擇是選擇沉默。   亮突然拉高手,喊著:「大倉!安田!這邊!」   大倉是個很高的男人,給人感覺不太愛笑,很愛欺負人;安田比大倉還要矮了很多,小小的,頭髮長長的遮著大眼睛,老是笑著,也老被大家欺負。   龍也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覺得這樣的組合十分有趣,簡直就是呈現強烈對比的兩人嘛。   大倉和安田一聽到亮的聲音,在所有人的眼神一起轉到他們身上之前,快速的放開了原本牽在一起的手。   龍也笑笑,覺得有趣,一面又看著亮,想著,這個完全粗神經的男人。   一點也不體貼嘛。   「抱歉抱歉,都是大倉走錯路了!」安田笑著道歉,「幸好沒有遲到。」   大倉也沒反駁,對著亮說,「內不來了,他叫我們好好玩。」   「怎麼了嗎?內。」田口問。   「還不就發懶不想出門。」安田嘆了口氣。   亮哼了一聲,「我看是和小山約好要去哪了吧。」   打小認識那傢伙,這還不了解他。   安田也沒有反駁,只是笑笑。   要出發前,瀧澤認真的對每個人說了,   「如果走散了,那就在神社這裡等吧。」   大家沒有意見的點了點頭。   祭典的確很熱鬧,大家就像是玩瘋了一樣,東跑西跑的。   龍也皺著眉跟在隊伍的最後面,都到了這裡了,當然得要靠自己雙腳走路才行,可是……怎麼樣都無法習慣啊……   好重喔……   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了下來。   「龍也,我抱你吧。」龜梨刻意放慢腳步來到了龍也的旁邊,在他耳邊悄聲問著。   看吧,臭電池男人,連龜梨都比你體貼多了,虧你還多認識我一個月。   不可以給別人添麻煩,這樣熱鬧的場合,要是抱著一個娃娃走啊走的,肯定是不方便的。   (亮:那我就方便了!!??)   『不用了啦……龜梨也想好好的逛逛吧……』   那麼開心的場合……雖然身體很重……卻還是希望親身感受一下。   而且,龜梨也想要開心的玩吧。   「那……」龜梨抓住龍也的手,笑著說,「一起走。」   配合著龍也的腳步,兩個人慢慢的在隊伍後面走著。   「真奇怪……瀧澤前輩怎麼老盯著你看啊。」龜梨拿著龍也想吃的蘋果糖遞了過去,「好像很擔心的樣子……啊……龍也你能吃東西嗎?」   『可以。』龍也點頭接過蘋果糖,『田口君說,我可以吃東西。』     「那就好……媒介師說的話絕對沒有錯。」   龍也和龜梨相視而笑。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亮忍不住停下腳步。   「幹嘛?」大倉不解的看著亮。   「等人。」   回過頭,龍也正和龜梨聊的開心。   於是皺皺眉,又繼續往前走。   「明明就很在意嘛……」翼忍不住湊上前,帶著笑意的語氣。   「與其來我這說這種風凉話,前輩不如理一下另外一位前輩吧。」   「什麼啊……開不起玩笑。」   翼快速的往前走去。   亮忍不住想,開不起玩笑的是誰啊。   「瀧澤前輩不追嗎?」退到了瀧澤旁邊,假裝不經意的問著。   什麼時候自己變的那麼雞婆啦……     一定都是龍也那傢伙老是在耳邊碎碎唸的。   明明知道這種事情根本無法插手幫忙……   嘖。   忍不住回頭瞪了那個罪魁禍首一眼。   還吃……小心吃撐你!   「要是再不過去,我想翼前輩應該會迷路吧……」依他路痴的程度,這種都是人的廟會,不知道他會走到哪裡去。   亮曾經見識過翼的迷路程度,只能用誇張來形容,還記得小時後有一次去翼的家作客,身為主人的他從自家的前門走到後門,走了半天還是找不到正確的路。   雖然事後翼解釋是因為他家有太多喜歡惡作劇的小靈,所以才會讓他那麼沒面子的連在自家都找不到路。   但是,亮是絕對不相信這樣的說法的。   田口拍拍亮的肩膀,「我過去看看好了。」   你跟人攪什麼局啊!   還沒來的及阻止,田口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人群之中。      亮嘆了口氣,左右張望了一會兒才發現大倉和安田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玩了,聖也不知道跑哪了。   回過頭瀧澤也不見了。   於是走到龍也身邊,兜兜轉轉一會兒,見他沒有意思要說話,而龜梨又擺出一臉『你可以識相走開嗎』的表情,亮心裡有點生氣。   究竟是我撿你回來,還是他撿你回來的啊!   上田龍也,以後你懶的走就不要叫我抱你走!   雖然是這樣在心裡罵著,卻也刻意放緩的腳步,跟在龍也的旁邊。   龍也用著眼角餘光看著亮。   只見亮又是皺眉又是拿手搧風,一下子在小聲抱怨一下又沉默不語,推測他是煩了熱了,於是拿出放在腰際上的那把小扇。   那是臨出門時剛給他的,說是怕熱就搧搧。   他想靈魂哪會怕熱呢,但畢竟是剛的好心,最後還是收下了。   龍也將小扇拿給了亮,『吶……熱了就搧搧吧……』   接過扇子忍不住露出一笑,想著,龍也還是體貼的。   「啊!上田!是上田對吧!」   陌生的聲音,從旁邊的攤販那裡傳了過來。   龍也停下腳步,不解的看著那個頭上繫著白色汗巾的男人,對方一臉熱絡的樣子,忍不住蹙眉。   「你忘了我啊?我是中丸啊!兩年前在這裡認識的!你不記得啦?」   『……不記得了。』   中丸一臉洩氣的模樣。「我們是朋友耶……」   龍也覺得很抱歉,但是,他怎麼想也想不起來了。   龜梨笑著替龍也回答,「龍也他發生了一點事情,所以失去了一些記憶,你不要太介意。」   「啊……是這樣啊……」覺得惋惜的拍了拍龍也的頭,「那也沒辦法嘛,想不起來別太介意。」   中丸看了看龜梨和亮兩人,又對龍也問,「這兩位是你朋友?和上次來的人不一樣耶。」   龍也點點頭。   亮挑眉。不一樣的人?   「你……每年都會來擺攤?」亮問。   「啊?喔,對啊,那邊,那個章魚燒的攤子就是了,每年我都會來這裡。」中丸搔搔頭,笑著拍拍龍也,「你的精神看起來比那個時候好多了,身體應該有好一點了吧?」   「……那個……」亮摸摸下巴,「中丸君,我有些事情想要問問你,現在有空嗎?」   「啊?呃,可以啊,不過你等一下啊……」   中丸跑到了攤子上,和自己的同伴說了一聲,再回來的時候手上拿了六盒的章魚燒遞到了龍也的手上。   「這個……那個時候說好要給你的,去年你沒來,我還在想要怎麼給你哩……」   龍也不解的看著中丸,於是他又解釋,「這是我欠你的啊……說好要給你的,就收下來吧。」   『謝謝。』龍也收下之後,對著身邊的龜梨小聲問著,『這是什麼?』   「章魚燒。」   『啊……就是剛哥出門前叫我帶回去的東西!』差一點就要忘記了!   聽到剛的名字,中丸大力的拍了一下手,一面喊著「糟糕!都忘記了!」一面又跑回攤上,拿了三盒章魚燒過來。   「上田,這三盒記得幫我拿給堂本先生。」   「堂本先生?」亮急忙衝到中丸面前問,「哪個堂本先生?」   「堂本剛先生啊……怎麼了嗎?」中丸有點被亮的氣勢給嚇到,「那次的祭典結束後,上田一個人跑過來找我,說下一次見面,他還要和我拿三盒章魚燒給堂本剛先生吃啊。」   沒錯沒錯,他是不會記錯的。   那天晚上他見了龍也兩次,龍也看起來病厭厭的樣子讓他很印象深刻啊。   走過攤子前的時候,因為沒有章魚燒了而露出小小的失望神情,於是對他說:   這樣吧,明年你再來,我給你六盒吃。   看見他露出小小的笑,於是,終於覺得好像沒有那麼對不起他了。   稍微交談之後,大概知道了龍也其實身體不是很好,然後就是,龍也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後來,龍也就和身旁的那個男人走了。   只不過,等到了自己把攤子都收拾好了之後,又看見龍也折返了回來,對自己說:   下次見面,我還要再多買三盒給堂本剛先生吃,到時候一定要提醒我喔,丸子。   中丸點點頭,一面覺得龍也替自己取的綽號實在是很可愛。於是揮揮手,對著龍也說再見,龍也跑了很遠很遠,又轉過頭,大聲的問:      丸子,我們是朋友對吧?   對啊!我們是朋友!   不會忘記我對吧?   不會忘的!   再見!   嗯。再見。   「那個時候和龍也一起來的人是誰?」   亮的聲音把中丸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是誰?」這還真是問倒他了……那個男人……   印象中是個很沉默的人……   上田都叫他什麼呢?   「我有點想不起來了……晃什麼的吧……」中丸雙手抱胸,努力的回想著,「晃二?晃……嗯……啊,不對不對……是光……」   「光一?」   「啊!就是那個名字!」   光一堂哥兩年前有回來一趟,而且還是和龍也一起回來的?   「你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我嗎?」中丸問。   「不……不用了,我已經問到了。」   在龍也要離開的時候,他大力的揮舞著手,對著中丸說:   『丸子再見!明年!明年我們再見!』   「再見!」   失憶歸失憶,外號還記著的嘛。   對於龍也這樣的可愛,忍不住又笑了。   走到神社的時候,龜梨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了來電顯示後,輕聲的說了抱歉,於是跑到一邊接起了電話。   亮看著低著頭吃著章魚燒的龍也,忍不住說了,「你真的是很不得了啊……」   被詛咒纏身、還和光一堂哥認識……   自己真的是帶回來一個的很不得了的……人了呢。   『在說什麼啊?』插起一個章魚燒,『要吃嗎?』   「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討好我。」   『被識破了。』吐吐舌頭,原本是要把那個章魚燒給吃掉的,沒想到亮彎下身,張嘴就吃了。『啊……你!』   「你有六盒讓我吃一個又不會怎麼樣。」   『你又不想讓我討好,幹麻還吃我的東西。』   「偶爾一起走走,也不錯吧。」亮這麼說著。   『身體很重耶。』   「我拉你走……」   『不要……我累了……』   「有什麼好累的,看你和龜梨走的時候也沒見你喊累。」   龜梨回來的時候剛好聽到了這段對話。   他想,亮這個人真的是已經無藥可救了。   人和人之間,能撒嬌的對象只有一個而已。   就像自己對龍也,也像龍也對亮一樣。   只是想對你撒嬌而已啊。   「你真是個笨蛋男人。」   「蛤?」亮挑著眉,「你說誰!你這個醜烏龜!」   『Kame一點也不醜!』   「你幫他說話!」   『怎樣!』   「……隨便你!」   明明感情就很好嘛……   龜梨低低的笑著。   然後握著龍也的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